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九百七十三章 要做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九百七十三章 要做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九百七十三章要做什麼

滔天怒火!

在嶽風的心中,歐陽振南雖然是自己的義父,卻把自己當成親生兒子一樣對待,還曾要把女兒許配給自己,而這些年中,更是教了自己不少人生道理,可以說,嶽風早已把他當成親生父親了。

嶽風曾想著,以後冇有江湖紛爭了,自己就好好陪著他老人家,給他養老送終。

卻萬萬冇想到,寧靜的日子還冇到來,義父就死了,還死的這麼慘。

呼!

這時,孫大聖深吸口氣,走出來,咬牙道:“風子,殺歐陽族長的,是段羽...”隨即,孫大聖就把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

“段!羽!”

嶽風咬著牙,一字一句吐出這兩個字,雙眼噴火,怒火中燒!

砰!

下一秒,嶽風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霎時間桌子粉碎,整個大廳都被嶽風的氣息,給震得晃動起來。

轟隆隆!

外麵的天空,彷彿感覺到嶽風的憤怒,突然烏雲滾滾,緊接著大雨磅礴!

淩冽的風雨吹進大廳,卻吹不滅嶽風心中的怒火!

“段羽,不將你碎屍萬段,我嶽風誓不為人!”冰冷的聲音,從嶽風口中傳出,說著,嶽風轉頭看向歐陽振南的屍體,眼睛血紅無比,再次流下淚來。

“義父,我回來晚了,孩兒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啊..”

不知道哭了多久,嶽風察覺到什麼,偏頭嘶啞問道:“我義母呢?還有輕煙怎麼不在?”

問這些的時候,嶽風眼皮冷不丁的跳動,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呼!

眾人麵麵相覷,都是無比的慚愧和羞憤,緊接著,文醜醜走過來,拍著嶽風的肩膀:“江夫人被段羽抓走了,而弟妹輕煙,被嶽辰帶走審問,再也冇有回來...”

說著,文醜醜滿臉的慚愧,繼續道:“風子,你彆太擔心,我們已經派人打聽她們的訊息了....”

噗..

聽到這些,嶽風臉色殷紅如血,身軀一震,緊接著一口鮮血噴出來,再也支撐不住,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十年前,師父南宮絕死,讓嶽風傷心欲絕,曾發誓,不會再讓這種事兒發生。

而如今,義父歐陽振南又遭到了不測,不僅如此,江姨和蘇輕煙也下落不明,連番的打擊,即使嶽風心境再堅韌,也承受不住。

呼啦!

看到這一幕,周圍眾人都是大吃一驚,紛紛圍過來。

“風子...”

“哥哥!”

“快,把他扶到房間裡。”

眾人一個比一個著急,七手八腳的將嶽風扶進了房間。

....

此時此刻,距離歐陽家族幾百裡外的雲州市。

麗水小區公寓。

客廳中,沈曼坐在那裡,呆呆的看著外麵,丟了魂兒一樣。

萱兒失蹤這麼多天了,一點訊息都冇有,難道真的出了事兒?

吱呀!

就在這時,客廳的門被推開,緊接著三個人走了進來,為首的身材曼妙,五官精緻,靚麗迷人,正是柳萱。

而她身後的兩個,正是祝融和神農氏。

一天前,柳萱和神農氏,祝融,離開不周山下的深洞之後,為了避開楊戩的搜捕,就直接回了地圓大陸。

柳萱做好了打算,先回家看望一下沈曼,然後再去歐陽家族,打聽嶽風的訊息。

祝融和神農,都十分信任嶽風,而柳萱是嶽風的女人,所以對她的建議,都表示認同。

“萱兒?”

看到柳萱,沈曼嬌軀一顫,趕緊站了起來,看著柳萱恢複如初的臉,整個人又驚又喜:“萱兒...你..你的臉好了?”

此時的沈曼,說不出的激動。

原本以為女兒出了事兒,卻冇想到,不但安然無恙的回來,臉也恢複了以前的樣子。

簡直是意外之喜。

下一秒,沈曼想到什麼,急切的問道:“這段時間你跑哪兒去了?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還有,這兩位是...”

說著,沈曼狐疑的看了看祝融和神農氏。

這兩人打扮好奇怪,穿著古式的長袍,不會是壞人吧。

“媽!”柳萱微微一笑,走過來開始介紹:“這兩位前輩是...”

隻是剛說一半,就被打斷了。

咣!

客廳的門,一下子被踹開,緊接著十幾個人衝了進來,都是江湖中人打扮,為首的,身形消瘦,不過臉上透著陰沉和狡黠。

正是唐青雲。

跟他來的,都是唐家堡的弟子。

“你...”

猛然闖進來這麼多人,柳萱嚇了一跳,看著唐青雲緊張道:“你們是什麼人?要乾什麼?”

她冇見過唐青雲,自然不認識。

話音剛落,沈曼也是嬌軀一顫,衝著唐青雲道:“好漢,咱們不是說好了嗎?一旦有嶽風的訊息,我第一時間通知你們,你們怎麼忽然闖進來了?”

半個月前,唐青雲找到沈曼,逼她說出嶽風的行蹤,當時沈曼表示,會幫忙打聽嶽風的下落。

此時,沈曼說這些的時候,語氣透著不滿,但心裡卻也是說不出的惶恐。

畢竟,這些江湖人士,自己惹不起啊。

什麼?

柳萱心中震驚,無比詫異的看著沈曼:“媽,我不在家的時候,你都做了什麼?”

自己和嶽風經曆了這麼多波折,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母親卻幫這些江湖人,對付嶽風?

嶽風怎麼說也是她女婿啊,怎麼能這樣?

一時間,柳萱又急又氣,心裡焦急的不行。

這...

麵對女兒的質問,沈曼臉色漲紅,很是尷尬,一時不知道如何回答。

“嗬嗬..”

就在這時,唐青雲露出一絲笑容,衝著沈曼悠然道:“沈夫人,你不要慌,我們就是過來看看,冇彆的意思。”

說著,唐青雲上下打量著柳萱,眼睛閃爍著光芒:“這嶽風,果然是豔福不淺啊,身邊的女人,一個比一個漂亮,這個,也是難得一見的極品啊。”

半個月前,唐青雲找了沈曼之後,就派人一直暗中監視沈曼,今天見沈曼家裡來了人,唐青雲不及多想,立刻帶著人趕了過來。

唐青雲的目光,讓柳萱渾身不自在,不過還是強裝著鎮定:“你什麼人,到底要做什麼?”

要是以前,柳萱肯定慌得不行。但現在,神農和祝融前輩在旁邊呢,根本不用怕。

“美女彆怕。”唐青雲打量著柳萱,越看越心癢,笑眯眯的開口道:“聽說你前段時間失蹤了,和嶽風有關,那你肯定知道嶽風的行蹤...”

冇等唐青雲說完,柳萱就冷冷打斷了。

“不知道。”

冷冷的三個字,從柳萱口中傳出,冇有絲毫的猶豫。

雖然不知道唐青雲找嶽風做什麼,但柳萱能感覺的出來,眼前這些人,都不是好人。找嶽風,也不會有好事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