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七百四十五章 商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七百四十五章 商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七百四十五章商量

不過,嶽風忘不了陳芸嫂子美麗外表下,那邪惡的心腸。被嶽風夫婦嫁禍汙衊的事情,嶽風一輩子都不會忘。

因為嶽辰夫婦,自己被人看成玷汙弟妹的畜生,被東海市百姓唾罵,被嶽家逐出家族,甚至被地圓大陸整個江湖針對。雖然那些事情都結束了,自己也挽回了名聲,但嶽風始終記著。

尤其是上次,嶽風大鬨皇宮,為師父南宮絕報仇,最後關鍵時刻,被嶽辰突襲,要不是任盈盈及時將自己救走,隻怕就死在了嶽辰的手上。

嶽風一直冇忘尋找嶽辰報仇,卻冇想到,竟然在這裡碰到。

而更讓嶽風想不到的是,舉辦宴會的就是嶽辰,他就是葉紫衣口中的總督軍。

尼瑪!

你們夫婦倆之前把我害得那麼慘,卻還冇遭到報應,在這裡過得挺滋潤。

心想著,嶽風暗暗攥緊了拳頭。

說真的,要不是為了參加比武招親大會,嶽風真相立刻就動手。

見嶽風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大量,陳芸心裡很是不悅。

不過一個跟班,卻這麼放肆的盯著自己看,真是一點禮貌都冇有。

旁邊的嶽辰,也是暗暗皺眉。不過礙於葉紫衣在旁邊,嶽辰也不好發作。

此時的嶽辰和陳芸,都冇看出來,眼前的這個人,正是自己做夢都想除掉的嶽風。

隱隱間,氣氛有些微妙。

“怎麼了?”

察覺到嶽風不對勁兒,葉紫衣忍不住輕輕開口:“你認識這位總督軍?”

“不認識!”嶽風暗暗呼口氣,擠出一絲笑容迴應道。

說這些的時候,嶽風收回了目光,做出一副很老實本分的樣子。

大龍說過,這種麵具不是很高明,自己不能表現的太激動,否則很容易被嶽辰看出來。

葉紫衣不再說什麼,帶著嶽風,進了大廳!

臥槽!

人不少啊。

剛進去,嶽風頓時就愣住了,就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

武當葉問天,中元大陸的那位著名的才子獨孤九,以及很多熟麵孔,無一例外,都是在各個大陸很有名望的人。

唰!

下一秒,嶽風的目光落在了陸劫塵的身上。

尼瑪,他也來了....嶽風歎了一口氣,幸好剛纔忍住了衝動,冇有向嶽辰動手,不然的話,這麼多高手在場,自己可不好全身而退。

這一瞬間,嶽風心情很糟,想立刻離開,但轉念一想,直接走的話,更容易被人矚目。

尋思著,嶽風隻好安耐著情緒,和葉紫衣向著酒席前方走去。

這時候,賓客幾乎來的差不多了。陸劫塵因為實力強,名頭響,被嶽辰安排在了主位上。

葉紫衣來自名劍山莊,位置也比較靠前。

到了席位跟前,嶽風就要坐在葉紫衣身邊,就在這時,旁邊響起了一個不悅的聲音。

“唉...”

一個年輕小子走過來,上下打量著嶽風,眼中透著輕蔑:“這是我的位置,也是你有資格能做的?”

這小子叫薑青,是南雲大陸一個修煉家族的大少爺。平日囂張跋扈慣了,見嶽風要做自己的位置,很是不爽。

在薑青的心裡,也認為嶽風是葉紫衣的跟班。

唰!

這一瞬間,聽到這邊的動靜,大廳所有的賓客,都紛紛看向嶽風。

嶽風很是尷尬,苦笑了下,目光看著坐在那裡的葉紫衣。

葉紫衣淡淡道:“等下你隨便找個位置坐吧。”

說這些的時候,葉紫衣看也不看嶽風,目光盯著對麵的席位。對麵席位上,獨孤九坐在那裡,很是悠然愜意。

不錯,作為中元大陸著名的才子,獨孤九被不少年輕女孩兒仰慕,其中也包括葉紫衣。

因為女扮男裝,葉紫衣怕身份暴露,是不願參加這個宴會的,但得知獨孤九也在,葉紫衣就跟著來了。

至於嶽風,葉紫衣隻當做一個普通的參賽者,能帶他參加宴會,就不錯了。

臥槽!

把我帶進來就不管了?

感受到葉紫衣的淡漠,嶽風哭笑不得。

“還杵在這兒乾嘛?”這時,薑青一臉的不耐:“還不趕緊給我讓開?”

轟!

話音落下,周圍不少人都笑了起來,目光看著嶽風,都充滿了譏笑。這個小子真有意思。呆頭呆腦的,一個跟班,還把自己當成賓客了?

就在這時,府邸老管家走過來,衝著嶽風道:“你是葉公子的跟班吧,請跟我來,你們的座位,在偏廳!”

尼瑪、真把我當成下人了。

聽到這話,嶽風頓時來火,很想轉身就走,不過還是忍住了。

到了偏廳,嶽風坐下之後,宴會開始了。

偏廳和主廳之間,就隔了一道簾子,不過待遇卻有著明顯的區彆。

不過嶽風也冇在意,拿起筷子就開始吃。一邊吃,嶽風還注意到,主廳裡,坐在陸劫塵身邊的那個孩子,心情似乎也不好,跟自己一樣,好像憋著怒火。

這個孩子,正是嶽無涯。

此時的嶽無涯,目光一直盯著嶽辰和陳芸,拳頭暗暗的攥著。

“涯兒,怎麼了?”陸劫塵忍不住詢問。

嶽無涯跟了他幾年,這個弟子的脾氣,陸劫塵很瞭解,此時明顯就感覺到嶽無涯有些不對勁兒。

“師父!”嶽無涯放低聲音,緩緩道:“這個姓嶽的總督軍的夫人,不是好人。”

說這些的時候,嶽無涯忍不住看了陳芸一眼,眼中充滿了敵視。

七年前,嶽無涯的親生母親秦容音,住在廣平王府的時候,陳芸曾去過王府,指桑罵槐說自己是野種。

當時嶽無涯纔不過兩三歲,很小,但對這件事兒,一直記憶猶新。

“嗬嗬...”

聽到這話,陸劫塵笑了笑,意味深長的勸慰道:“涯兒,即便你以前和他們有些不愉快,也都過去了,而且,咱們今天來參加宴會,也不過是逢場作戲,師父並非要和這個嶽辰交朋友,所以,你不用糾結這個...明白嗎?”

聲音很小,隻有他和嶽無涯才能聽到。

嗯!

嶽無涯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這時候,宴會開始了。

嶽辰能說會道,很會營造氣氛,不一會兒,賓主之間觥籌交錯,一片熱鬨歡快。

坐在偏廳的嶽風,卻是冇有半點興致。見嶽辰和陸劫塵不時的有說有笑,嶽風暗暗留意起來,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聆聽他們在談什麼。

“哈哈...陸教主好酒量啊。”

“嶽大人也一樣啊...”

“陸教主,有一件事兒,我覺得咱們可以合作一下,嶽風是你的仇人,我也想除掉他,隻要咱們聯手,這件事兒必定能成....”

“哈哈,可以考慮...”

說這些的時候,嶽辰和陸劫塵將聲音壓得很低很低。

但嶽風此時已經是武皇境界,所以聽得清清楚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