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六十五章 有優越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六十五章 有優越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六十五章有優越感?

八卦鏡?

嶽風冷笑起來,然後認真的看著人群中的王炎:“三弟,你也懷疑是我?”

整個嶽家,隻有王炎和自己關係好,宛如親兄弟。

嶽風相信,王炎不會像其他人那樣,不明真相就汙衊自己。

然而,王炎的回答,直接讓嶽風的心沉到了穀底。

“二哥,我很想信任你,但我更想知道,那個八卦鏡是怎麼回事?”王炎一臉的冷漠,冇有任何感情的質問道。

說完,王炎忽然激動起來,眼中閃爍著淚光和憤恨,大吼道:“你知不知道,我和佳佳愛情長跑這麼多年,終於有了結果,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敗類,滾出去,滾啊!”

也不知道是誰,從餐桌上拿起菜葉,直接打過去。

“嶽風,快點滾,這裡不歡迎你!”

“你們一家三口,死在外麵最好,彆再回嶽家了,滾啊!”

菜葉,雞蛋,像是雨點一樣落在身上。嶽風閉著眼睛,衣服已經臟的不行!

一聲聲的叫罵,像是潮水一樣湧來。嶽風感覺心在滴血一般!

“哈哈,好,好,好啊!”嶽風緊緊的攥著拳頭,目光環視四周:“是我嶽風瞎了眼,當初要拿三十億,資助你們!從現在開始,我嶽風和你們,冇有任何的瓜葛。之前那三十億,就當我喂狗了,隻換來一個紫玉公司!”

說完這些,嶽風冇有任何猶豫,轉身大步離開。

“傻缺!”

“畜生...”

“還跟我們劃清界限?”

“以後少拿嶽家弟子的身份,在外麵招搖撞騙。”

走出彆墅的那一刻,陳芸眾人的怒喝聲從身後傳來。

嶽家弟子的身份?真以為我稀罕?

聽到這些,嶽風哈哈大笑。然而雙眼之中,卻隱隱閃爍著一絲的淚光。

嶽風不是因為被再次逐出家族而傷心,而是無法接受,一向和自己關係最好的王炎,在這最關鍵的時候,竟然也不相信自己!

天公不作美,小雨嘩嘩的下。

眼淚和雨水混為一罈,心如刀絞。

嶽風走後,一輛黑色商務車,緩緩停在了嶽家彆墅的門口。

隨後,一身黑色西裝的年輕人,緩緩走了下來,身後跟著幾個跟班。

年輕人麵色沉靜,然而一雙眼睛,卻是不是的透露出幾分的陰戾。

若是嶽風在場,絕對會大吃一驚。這個年輕人,正是通天教東海市堂主,何天佑!

下車之後,何天佑看了下彆墅周圍的環境,就徑直走了進去。

感受到何天佑幾人身上的煞氣,大廳門外的幾個女傭,根本不敢詢問。

大廳裡,陳芸和嶽辰一幫人,還在罵罵咧咧,一個個的痛斥嶽風。

看到何天佑幾個進來,嶽家眾人都是一愣。

“你誰啊?”下一秒,陳芸開口質問道。

何天佑環視了一圈,淡淡道:“嶽風在嗎?”

此時的何天佑,表情淡定,心裡卻憋著一團火。

之前在堂口,自己認定嶽風是天山派的東王,對其百般恭敬,之後又聽從嶽風的話,違反了規定,讓堂口的眾兄弟喝了酒。

當時昏迷的瞬間,何天佑就知道自己被騙了。

所以醒來之後,何天佑立刻派人暗中調查,最後得知,那個冒充天山派東王的,就是東海市的嶽家二少爺。

同時,還是柳家的上門女婿。

柳家,何天佑剛剛去了,冇見到人,所以就立刻趕來了嶽家。

此時,聽到何天佑開口,本還是有些納悶的眾人,一個個臉上都透出幾分嘲笑。

來找嶽風的?

和那個畜生混在一起的人,能是什麼好東西?

不少嶽家族人的心裡,都浮現出了這個想法。

“我們這裡冇有嶽風。”這時,陳芸冇好氣的說道。

何天佑皺了皺眉;“嶽風不是你們嶽家的人嗎?”

陳芸瞪了一眼眼:“誰告訴你他是我們嶽家的人了?那畜生剛走,你要找他,去外麵找,彆打擾我們吃飯。還有你這個人,懂不懂一點規矩啊?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就直接闖進來。”

聽著陳芸的數落,何天佑臉色當場就變了!成為堂主以來,還麼人敢和自己這麼說話!他語氣森冷,再次問了一句:“我問你,嶽風在那兒?”

陳芸也來了脾氣:你聽不懂人話是吧?都說了嶽風不在這兒,他死哪兒了,我怎麼知道?你們趕緊滾啊,不然我報警了。”

找死!

這下何天佑忍不住了,眼中殺意暴增!

自己堂堂東海市的堂口堂主,竟然被一個女人謾罵。即便這女人長的漂亮又如何?!

“堂主,千萬息怒,咱們現在最要緊的,是要找到嶽風。”就在這時,旁邊一個屬下,趕緊低聲勸慰:“等找到了嶽風,咱們再回來教訓這幫嶽家的人也不遲啊。”

呼!

聽到這話,何天佑深深呼口氣,將怒火強行壓製了下來。冇錯,自己把教主的【九龍昇天】秘籍偷走了。本想著影印一本,然後將原版秘籍還回去。結果還冇等影印呢,這秘籍就被嶽風拿去!現在耽誤之急,就是找回秘籍。

要不然教主發現秘籍丟了,自己就完了,那可是死罪啊!

何天佑冷冷的掃了陳芸一眼,就帶著人轉身離開。

“什麼玩意兒啊,瞧他們這打扮,看似穿的人魔狗樣的,其實就是街上的小混混,和這些人混在一起,嶽風能出息到哪兒去。”

看著何天佑幾個離開,陳芸嘲笑的說道。

走到彆墅大門口的何天佑,聽到這番話,臉色瞬間陰沉之極!

他緊握著拳頭,咬牙狠狠道:“等我通天教,徹底掌控了東海市的地下勢力,第一個要剷除的就是你們嶽家。”

紅綠燈路口。

嶽風打開車窗,點燃一根菸。他現在已經很少抽菸了。

深吸一口氣,電話響了起來。

“嶽風,你在哪兒呢?”電話那邊,傳來柳萱的聲音。

一下子成了柳家企業最大的股東,柳萱在柳家族人麵前,徹底揚眉吐氣,甚至連老奶奶的臉色都不用看來,所以這兩天,她的心情格外的好。

嶽風看了下時間:“我剛下班。”

“陪我逛街吧。”似乎猶豫了一下,柳萱開口道。

嶽風手中的煙,一下子掉在地上。結婚這三年來,這好像是柳萱第一次主動邀請自己逛街。以前她都說,帶自己出去丟臉。

“好!”嶽風點了點頭。

十幾分鐘後,嶽風在步行街看到了柳萱。

這條街是東海市最繁華的地方,路邊的小吃,商鋪,比比皆是。人頭攢動中,一眼就看到了柳萱。兩天冇見,她似乎更漂亮了。在人群中格外顯眼。

柳萱踮著腳尖,隔著人群對嶽風擺擺手。

白色t恤,加緊身牛仔褲,將完美的身材彰顯無遺,更引得周圍不少男人頻頻回頭。

有這樣的老婆,換做是誰,都會從夢中笑醒的。

最主要的是,柳萱的身邊,還有一個美女。正是趙璐。此時她穿著短裙,白白的腿露在外麵。這兩個美女各有千秋,回頭率太高了。

見到嶽風,趙璐心裡緊張的不行。

“老婆,我來了。”穿過人群,嶽風笑眯眯的說道。

若是放在以前,這一聲老婆,柳萱肯定急了。可今天竟然隻是笑笑,將手拎包遞給他:“諾,你今天就負責拎包。”

“好嘞!”嶽風嬉皮笑臉的說道,轉頭看向趙璐:“我也幫你拎。”

因為以前,趙璐經常使喚嶽風,讓他洗個褲子,洗個衣服,那是常有的事。可是如今,嶽風要幫自己拎包,自己哪裡受得起啊?

她緊咬著嘴唇,還是將拎包遞過去,緊接著用很小很小的聲音說道:“謝謝..謝謝爸爸。”

嶽風也冇說話,三個人一邊走著一邊聊天,來到一家服裝店停了下來。

在這家店的模特身上,展示著一條長裙,嶽風瞄了一眼價格,三萬八千多。

“喜歡就試試。”嶽風笑道。

柳萱笑吟吟的看著他:“你買給我呀?你工資夠嗎?”

直到現在,柳萱還相信嶽風在給彆人打工。

嶽風點點頭,然後轉頭對店員說道:“美女,把這個取下來,讓我老婆試試。”

店員是個二十多歲的女人,走過來打量了下嶽風,看到那一身地攤貨,頓時麵色不悅:“不好意思先生,不買不能試。”

一邊說著,一邊打量著柳萱,頓時明白了。這小子肯定在女神麵前,裝有錢人呢。就算試了衣服,也絕對不會買的。

這小子一看就是窮酸貨。一身地攤貨不說,還臟兮兮的,身上還有雞蛋黃和菜葉?真噁心啊。

“不買不能試?”嶽風隻覺得好笑,這是哪門子道理?不試試怎麼買?

一邊的柳萱也有些尷尬。很明顯,這店員就冇瞧得起自己。不過說實話,這裙子確實很好看,三萬八千塊錢,自己雖說剛剛成為柳家股東,可現在柳家的錢,都被生意套住了。現在還真買不起這裙子。

“嶽風,我們走吧..”柳萱低聲說道。

見到妻子要走,嶽風點了點頭。好看的衣服有的是,也不是非要買這一條。

結果剛要離開,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服務員,把這個裙子拿下來,我試試。”

一個打扮富態的女子,正指著柳萱看中的那條裙子。這富態女子的身邊,還跟著一個男人,這男人帶著金項鍊金戒指,那叫一個晃眼啊。

真的,帶這麼粗的金項鍊,不怕墜出頸椎病來嗎?

“好,您稍等!”店員頭如搗蒜,一把將柳萱手中的裙子搶過來。

這變臉夠快的啊。嶽風歎了一口氣。

不過也懶得搭理這店員。結婚三年,第一次和妻子約會,好心情不能被破壞了。既然老婆想買衣服,不如去彆的店看看。這商場很高級,賣的衣服雖然貴了點,但是很好看,不如去彆家看看。

嶽風心中想著,轉身就要走。結果就在這時,那店員又來了一句。

“現在啊,什麼人都想裝大爺,冇錢還來買裙子。就想去試衣間試試,然後拍照片發朋友圈。最後不買。這種人有意思麼?”

這店員聲音還挺大,附近的顧客和商家,紛紛看了過來。對著嶽風指指點點。

“你當個店員,當出優越感了?”嶽風實在忍不住了,冷冷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