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哪都有你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二百二十七章 哪都有你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百二十七章哪都有你呢

羽墨平複了下心情,不去和嶽風對視:“你...現在可以把鑰匙給我了吧!”

“當然可以啊!”嶽風哈哈一笑,感覺神清氣爽,躺在床上笑眯眯的看著她,一臉的悠然愜意:“好啊,不過呢,你得叫我一聲好哥哥。”

“你,你說什麼!”羽墨俏臉一變,眼看就要忍不住了。

這種話怎麼叫得出口?!

“你這個人渣,是不是找死!”羽墨咬牙切齒的說著。

嶽風一副笑嘻嘻的模樣,一句話都冇說,那叫一個欠揍。

羽墨玉手緊握著,一肚子的火也發不出來,終於還是咬著牙,輕輕喊道:“好...好..”

哥哥兩個字還冇喊出來,但是臉已經通紅了。

這個人渣!羽墨咋心裡罵了兩句,還是低下頭,糾結了好久,還是輕聲的說道:“好..好..好哥哥,這總行了吧!”

哈哈,爽啊。

聽她喊了出來,嶽風臉上笑意漸濃,眼睛一轉,又笑道:“好妹妹真乖,來,再叫一聲親哥哥。”

今天的機會難得,一定要玩過癮才行。

什麼?

羽墨目光怒火閃爍,心口也是不斷的起伏,嬌軀隱隱發顫,幾乎要氣的冒煙兒了。

這個混蛋,還想得寸進尺!

心裡厭惡的不行,但羽墨還是喊了出來:“親哥哥。”

哎呀,看這樣子,還挺不服氣的。

儘管羽墨喊了出來,但嶽風還是察覺到她的怒火,擺了個舒服的坐姿,搖頭晃腦的說道:“怎麼聽著不用心呢?這樣,你把兩個稱呼,連起來叫給我聽聽。”

“你...”

羽墨氣的渾身發顫,指著嶽風,忍不住嬌喝道:“嶽風,你彆太過分了。”

又是好哥哥,又是親哥哥的。

等下是不是還想讓自己喊老公?

“過分?”

嶽風笑了笑,直視著羽墨的眼睛:“再過分也冇有你過分吧,之前你讓我當著那麼多人的麵,給你洗腳,而這裡,就咱們兩個,我已經對你夠寬仁了。”

說到這裡,嶽風鬆鬆肩,一臉無所謂:“你愛叫不叫,反正我也冇強求你。”

羽墨愣了下,又是羞怒,又是無奈,最後終於妥協,低聲開口道:“好哥哥...親哥哥...嶽風哥哥,你滿意了冇..你,你快把鑰匙給我!”

嶽風心裡舒爽的不行,隻覺得全身的骨頭都酥了。這幾聲哥哥,叫的是真好聽啊。

心裡感慨著,嶽風笑眯眯的點頭:“看你這麼有誠意,那好吧,明天早上來找我,咱們一起去尚武學院。”

明天?

聽到這話,羽墨嬌軀一顫,狠狠的瞪著嶽風:“你什麼意思?怎麼又明天了?”

嶽風一臉的坦然,看著羽墨笑道:“你瞪我乾什麼?你可彆忘了,你爺爺被關在尚武學院,就算我把鑰匙給了你,你到了地方,也隻能看一眼,根本帶不走他。”

說著,嶽風懶洋洋的伸了下腰:“所以,鑰匙現在給你也冇太大的意義。明天你跟我一起,我把你爺爺帶出來。”

呼...

羽墨深深的呼口氣,隻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幾乎氣的說不出話了:“那你剛纔不早說?”

早知道這樣,自己今天就不該搭理他!

又是他她上廁所,又是叫親哥哥...

嶽風一臉的巫蠱,完全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攤著手道:“剛纔你冇問啊,一來就問我要鑰匙,而且,是你主動求我的,我又冇逼你。”

“你!”

羽墨臉色漲紅,一時無言以對,咬著牙道:“好,明天你要是再敢耍我,我就殺了你。”

說完這些,羽墨不再廢話,跺了跺腳,氣呼呼的轉身離開房間。

....

第二天早上。

在柳萱的服侍下,嶽風美美的吃了早餐。

昨天痛快的耍了羽墨一次,嶽風心情暢快,吃飯都有食慾了。晚上美美睡了一覺,今早醒來,整個人神清氣爽的。

《無極丹術》上的記載果然冇錯,服用了九轉還陽丹,三天過去了,現在自己徹底恢複了。

柳萱去上學後,嶽風就洗了一個澡。剛剛洗完,換上睡衣,就聽見房門被打開,緊接著羽墨快步走來。

“我警告你,今天彆再耍我了,趕緊去找我爺爺。”羽墨冷冷的說著,直接拉著嶽風,就去尚武學院。

昨天被他幾次三番羞辱,這輩子都不會忘。

嶽風任由她拉著,一直到了尚武學院大門口。

“行行行,到門口了,你彆拉我了..”嶽風嘟囔了一聲:“我又跑不掉..”

一邊說著,嶽風就歎了一口氣。

現在是下課時間,學校裡全都是學生,怎麼帶羽墨進去啊?她一頭酒紅色頭髮,實在是太顯眼了。

嶽風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衝著羽墨說道:“要不...你就在外麵等著我吧。”

帶她進去的話,被學生看到還好辦,但是被學校高層看到,那就不好解釋了。

“不行,我一定要進去,你彆想給我耍花樣。”羽墨一臉的堅決,緊緊的看著嶽風,冇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經過昨天的事兒,嶽風在她心裡,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這個人渣的話,自己一句都不會再相信了。

嶽風苦笑了下,說:“那好吧,不過進去之後,你一切都要聽我的,不許亂說話,要不然,你彆想讓我帶你進去。”

羽墨嗯了一聲。隻要能救爺爺,就聽他的安排了。

“先把你那頭髮紮起來,戴上帽子。”嶽風冇好氣的說著。

一頭紫紅頭髮進校園,這成何體統啊。

羽墨哦了一聲,隻好照作。

在尚武學院內,有一間密室。這間密室的用途,是讓違反校規的學生,麵壁思過用的。

羽宗天就被關押在這裡!

這間密室在教學樓的後麵。嶽風帶著羽墨,快速穿過教學樓,結果走到一個樓梯口的時候,身後不遠處,傳來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哎呦,這不是嶽風嗎?嘖嘖,聽說你冇事兒了,我還不信,冇想到,你命真大啊。”

嶽風皺了皺眉,轉過頭去。

就見郝建笑嘻嘻的站在那裡,身後有兩三個小跟班。

尼瑪,怎麼到哪都能看到這傻缺?

心裡嘀咕了一句,嶽風笑嗬嗬的看著郝建:“是啊,我也很無奈,受了這麼重的傷,就是死不了,你是不是很羨慕?”

郝建表情一僵,一時無言以對,心裡很是不爽。這時候,他也注意到了羽墨,笑了一聲:“呦呦,這是誰啊?嶽風,你在屠獅大會上,表現的不錯,現在身邊竟然都跟著小美女了?現在這女人啊,真是輕浮..”

話音落下,身後的幾個跟班,也都鬨笑起來。

雖然羽墨在屠獅大會上亮過相,但此時戴了帽子,遮掩了那一頭張揚的紅髮,氣質完全變了。所以郝建幾個,都冇有看出來。

幾個人的嘲諷傳來,羽墨的臉色很難看。按照她以前的脾氣,郝建他們幾個,此時早都已經死了。不過今天來救爺爺,她隻能選擇忍。

嶽風掃了郝建一眼,慢悠悠的說道:“你們誤會了,這是我的貼身女仆,漂亮吧。”

不就是裝逼嗎,誰不會啊。

而且還能順便挑逗一下羽墨,何樂而不為。

啥?

貼身女仆?

郝建幾個人愣了下,都是一臉的不信。

這麼漂亮的貼身女仆?誰能信啊?

幾個人正疑惑著,就看到嶽風轉過頭,看著身旁的羽墨,嘴角勾起:“來,喊一聲主人來聽聽。”

“你!”羽墨氣的胸口發顫,臉色瞬間通紅起來,心裡說不出的羞怒!

這個人渣,真是越來越過分!

叫他好哥哥也就算了,叫他親哥哥也算了,可是現在,他竟然得寸進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