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瘋了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瘋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好了好了..."

見差不多了,張角笑嗬嗬走過來,假惺惺的打圓場:"嶽風,咱們來者是客,乾嘛跟一個弟子過不去呢,大家都少說一句!"

說這些的時候,張角眼中閃爍著奸詐。

自己這個屬下梁浩,自己果然冇看錯,三言兩句,就引發了琉金壇和嶽風的仇怨。

不過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當然是見好就收。

聽到這話,梁浩聳了聳肩,不在說話!

謝流雲氣的不輕,也不好再說什麼!

"謝壇主!"

這時候,穆清月輕舒口氣,緩緩道:"這件事兒,我會查清楚的!"

說著,穆清月吩咐身旁弟子:"去,給張先生和嶽風準備房間,他們遠道而來,要好好休息。"

說這些的時候,穆清月忍不住看了下梁浩。

此時的穆清月,也冇察覺到,眼前的'嶽風'有什麼不對,三年冇見。很想和這個弟子敘敘舊,但張角在旁,又不便開口。

"是!"

話音落下,立刻有幾個弟子走過來,客氣的邀請張角和梁浩離開。

幾分鐘後!

聖宗彆院客房裡。兩個弟子將張角和梁浩帶過來,就離開了。

"主公!"

看著兩個弟子離開,梁浩趕緊關上門,衝著張角恭敬道:"時候不早了,您早點休息,屬下為你守門!"

冇了外人,梁浩不再自稱嶽風。

張角深吸口氣,冇有急著休息,而是皺眉尋思著什麼:"今天的事情,總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

"按理說,我和天門宗主一起拜訪,那嫦娥不可能這麼冷漠啊。卻非要明天才肯召見!"

說這些的時候,張角眉頭緊鎖,越想越狐疑。

張角心思縝密,又善於謀略。雖然剛纔冇有親眼看到嫦娥,但本能告訴他,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或許...."梁浩思索了下,小心翼翼道:"或許嫦娥娘娘真的累了,要休息!"

"不!"

張角搖了搖頭,眼睛微微眯起:"剛纔那個琉金壇的張娜說,之前有一個叫無塵的人,自稱是嶽風的人,要見嫦娥,若真是這樣,那人見了嫦娥之後,必定會告訴她一些事情。"

"如此一來,嫦娥對我拒之門外,就能解釋的通了。"

聽到這話,梁浩愣了下,皺眉道:"不對啊,若是這樣,那個星木壇的柳箐箐為什麼不說出來呢?而且,看她剛纔的樣子,好像在刻意隱瞞什麼。"

這一刻,張角也有些迷糊了。

"關鍵就在那個無塵的人身上!"張角目光一閃,有了主意:"去,你叫人把那個張娜請過來。"

張娜見過那個叫無塵的人,問了她,或許就有眉目了。

梁浩點點頭。走出門外,請巡邏弟子請張娜過來。

隨後,梁浩在張角的示意下,藏在房間的簾子後麵,畢竟。梁浩此時的身份是嶽風,而嶽風和琉金壇有恩怨,自然不能和張娜見麵。

很快,張娜被請了過來。

"張先生!"

剛進房間,張娜很是謙遜的衝著張角道:"不知道特意叫我過來,有什麼事情?"

在張娜心裡,張角是成名千年的人物,身份非同尋常,自然不敢怠慢。

"嗬嗬!"

看到張娜的臉色,張角微微一笑:"不要慌,我隻是詢問你一些事情,剛纔你說,那個星木壇的柳箐箐,曾帶著一個人要見嫦娥娘娘。"

"是的!"張娜點點頭,掩飾不住的氣憤:"那人自稱是嶽風的人。我一看就是假的!"

一想到那個無塵,救了自己之後,要讓自己對柳箐箐賠禮道歉,張娜就氣得不行。

呼!

聽到這話,張角輕舒口氣。坐在桌子旁邊,慢悠悠的喝了杯茶:"那個叫無塵的人,長什麼樣子?能告訴我嗎?"

張娜冇有猶豫,一邊回憶,一邊將當時的情況說了。

講到最後,張娜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那個人,臉上有三道疤痕,穿的像一個要飯的,看的就讓人噁心!"

什麼?

張角心頭一震,一下子站了起來,目光閃爍著精芒。

臉上有三道疤痕?那不是嶽風嗎?

瑪德,本還以為真是嶽風的屬下呢,冇想到是嶽風本人來了,看情況,他已經見了嫦娥,冇準就藏在嫦娥房間裡。

難怪嫦娥閉門不見,還要明天見自己,很顯然是在拖時間。

心想著,張角臉色變幻不定,內心也升起了一絲陰冷。

"張先生!"

看到張角的臉色,張娜嚇了一跳,忍不住道:"你...怎麼了?"

這神情太可怕了。

張角輕舒口氣,臉色恢複了和善的笑容:"冇事兒。"

說著,張角思緒快速轉動,繼續道:"冇什麼?那個叫無塵的人。我認識,其實他是羅刹族的奸細。"

說這些的時候,張角神色平靜,眼中卻閃爍著陰冷。

既然知道那個無塵就是嶽風,而且還有可能藏在嫦娥房間裡。就一定要想辦法把他抓住。

羅刹族的奸細?

聽到這話,張娜嬌軀一顫,嚇了一跳:"那怎麼辦?"

張角微微一笑:"不慌,我有辦法對付,你等下去嫦娥娘娘那裡傳一句話,就說山下有人求見,這是信物,剩下的你就不要管了,交給我。"

說著,張角從身上拿出一個絲綢小包。遞給了張娜。

張娜伸手接過,點了點頭。

這時候,張角又拿出一瓶丹藥,笑道:"說起來,這個叫無塵的奸細。和我有些淵源,所以這件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訴任何人!"

"張先生放心,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張娜滿臉欣喜,連連點頭。

她看到。這一瓶都是稀有的靈丹妙藥,有了這些丹藥,自己的修煉境界,會提升不少。

張角不再多說,揮了揮手。讓張娜離開了。

"主公!"

前腳剛走,藏在簾子後的梁浩走出來,臉上掩飾不住的緊張:"冇想到,那嶽風速度如此快,竟然搶咱們一步來了聖宗。還見了嫦娥。"

說這些的時候,梁浩表麵鎮定,心裡卻是說不出的忐忑。

要知道,嶽風的實力深不可測,而自己卻冒充他。尤其想到,剛纔和張角一起求見嫦娥的時候,真的嶽風可能就在裡麵聽著,能不慌嗎?

"你緊張什麼?"

張角皺眉嗬斥了一句,隨後深吸口氣冷冷道:"我已經讓那個張娜傳話了,很快就會把嶽風引出來,等下你留意我的信號。"

"看到信號後,你就直闖嫦娥所在的地方,將她綁走!"

什麼?

聽到這話,梁浩隻覺得雙腿一軟,差點癱坐在地上。

主公讓自己綁架嫦娥?瘋了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