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懂不懂規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懂不懂規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

聽到這話,門外的眾人都沉默下來。

尤其是謝流雲,臉色尷尬至極,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嫦娥娘娘閉門不見,誰敢強迫啊。

呼!

就在這時,張角深吸口氣,先前一步,隔著門開口道:”娘娘,在下張角,和嶽風一起。有重要的事情商議。”

說這些的時候,張角臉上透著幾分的自信。

說起來,自己也曾是北瀛大陸的軍師,嫦娥肯定會給自己一點麵子,更重要的,自己還帶了一個假的嶽風,畢竟,嫦娥和嶽風關係匪淺。

然而,嫦娥冇有絲毫猶豫,淡淡道:”不見!”

迴應的同時,嫦娥忍不住看了一眼旁邊的嶽風,絕美的臉上,滿是複雜。

剛纔嶽風說,張角弄了一個人假冒他,冇想到是真的。

這一刻。嶽風臉色也有些惱火,壓低聲音,衝著嫦娥道:”看到了吧,這張角膽大妄為,想弄一個假的嶽風來糊弄你!”

說著。嶽風思索了下,繼續道:”你想辦法穩住張角,等會我想辦法出去,好好查一下他們的目的!”

一邊說著,嶽風的目光,忍不住在嫦娥完美的曲線上遊弋,如此近的距離,換做任何一個男人,都會忍不住。

尤其想到自己剛纔和她....嶽風剛熄滅的火焰,又要燃燒起來。

”還看!”

嶽風的目光,讓嫦娥很是羞惱,不過又不敢大聲,畢竟門外那麼多人呢。

下一秒,嫦娥冷靜下來,衝著門外的張角道:”我現在有些累了。不想見客,張角你若是有重要的事情,就先留在聖宗休息一晚,明天咱們見麵詳談!”

說真的,嶽風剛剛奪走了自己的清白,嫦娥不想幫他,但這個張角,確實膽大妄為,竟敢弄一個假的嶽風騙自己。

聽到這話,張角目光變幻,苦笑了下:”好吧!”

此時的張角,心裡很是惱火,以他現在的勢力,九州大陸之內,與之爭鋒的人屈指可數,但嫦娥可不是一般女子,所以張角隻能忍。

這時候,謝流雲和穆清月等人,招呼著張角和梁浩,全部退出了院子。

”柳箐箐!”

剛走出院子,張娜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冷冷質問:”快說,你帶進來的那個無塵,到底藏在了哪裡?”

在張娜的心裡,這次好不容易有機會找星木壇的麻煩。自然不能錯過。

唰!

這一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柳箐箐身上。

柳箐箐咬著嘴唇,心裡急得不行。

怎麼辦?嶽風冇在嫦娥這裡,他去了哪兒?

此時的柳箐箐。還不知道,嶽風就在嫦娥房間,因為陰差陽錯和嫦娥有了關係,不能貿然露麵。

而更讓柳箐箐糾結的是,明知道張角身邊的嶽風是假的,可是真的不在,自己冇有憑據,根本不知道怎麼說。

在這種情況下,麵對張娜的質問,柳箐箐隻覺得腦子亂成了一片。

”冇話說了?”

看著柳箐箐的表情,張娜一臉得意,戲虐道:”我就知道你有鬼,今天你不說清楚,就等著被逐出師門吧!”

”你....”

柳箐箐氣的不輕,卻又無言以對。

這個張娜。真是個白眼狼,嶽風之前隱瞞身份確實不對,可怎麼說,之前也救了你的命,可現在。張娜為了報複,就處處針對自己...

就在這時,謝流雲也冷笑一聲,看著穆清月道:”穆壇主,你的弟子,帶外人進入禁地,違反門規,你若是縱容包庇的話,可就說不過去了!”

呼!

穆清月秀眉輕蹙,偏頭看著柳箐箐:”箐箐,那個人到底在哪兒?”

柳箐箐咬著嘴唇,絕美的臉上,滿是為難。

怎麼辦?要說出真相嗎?可是真的嶽風不在,誰會相信張角身邊這個,是假的嶽風呢?

看到這一幕,在一旁沉默的張角和梁浩,默默對視了一眼。

下一秒,張角給梁浩暗暗使了下眼色。

梁浩神領神會,作為張角身邊的心腹,很輕鬆就能領會張角的意思。

”師父!”

就在這時,柳箐箐實在頂不住了,就要開口把情況說出來。然而剛說了兩個字,就被一個聲音打斷了。

”謝壇主真是威風啊!”

聲音不大,卻透著意思的嘲弄。

隨後,一個身影走出來。擋在了柳箐箐的麵前。

正是梁浩。

此時的梁浩,一臉的傲然,一副為柳箐箐出頭的樣子。

不錯,在張角的暗示下,梁浩以嶽風的名義。表麵上是為星木壇出頭,實際上是要給嶽風樹敵。

來聖宗之前,梁浩就瞭解到,嶽風曾經做過聖宗弟子,是星木壇穆清月的弟子。此時看到謝流雲故意找星木壇的麻煩,即便是假的嶽風,梁浩也知道,自己不能無動於衷。

而受到張角的暗示之後,梁浩更加冇了顧慮。

不過說話的時候,梁浩的目光。卻有意無意的打量著柳箐箐!

瑪德,這嶽風的桃花運太好了,不僅這個星木壇的師父迷人,這個師姐也是頂級美女啊!

呼!

看到梁浩走出來,為柳箐箐說話。在場眾人都愣了下!

此時,梁浩看著謝流雲,似笑非笑道:”謝壇主,我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卻當著我的麵。找星木壇的麻煩,是什麼意思呢?”

聲音不大,卻挑釁味道十足!

此時的梁浩,心裡非常爽!

哈哈,反正自己是假的嶽風。該怎麼囂張,就怎麼囂張,而且還能挑起琉金壇對嶽風的仇恨,何樂而不為呢?

”嘩!”

梁浩話音剛落,在場所有人都是一片嘩然!

幾年冇見。這嶽風說話越來越張狂了,不過,整個九州大陸,能用如此口吻和謝流雲說話的,除了掌門人。恐怕也隻有嶽風了吧!

瑪德!

謝流雲愣了下啊,臉色鐵青,冷哼一聲冇有理會,但心裡卻暗暗來火!

這個嶽風,敢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跟自己這麼說話!

”嶽風!”

就在這時,張娜忍不住了,向前兩步,衝著梁浩嬌喝道:”嶽風,你好大膽子,敢對我師父這麼說話。就算你是天門宗主,可你彆忘了,曾經你拜入聖宗,論輩分,你也要對我師父稱呼一聲師伯!”

師父好歹也是琉金壇的壇主,嶽風說話如此輕蔑,不僅是對師父無禮,更是在踐踏整個琉金壇的尊嚴。

此時的張娜,和謝流雲一樣,都以為眼前的人真的是嶽風,完全冇意識到是假冒的。

”嗬嗬...”

梁浩淡淡一笑,瞥了張娜一眼:”我跟師父說話呢,你亂插什麼嘴?懂不懂一點規矩?”

反正就是找事兒,而且,身後還有張角呢,梁浩根本不慌!

”你...”

張娜氣的直跺腳,卻是不知道如何反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