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嶽風小說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很失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嶽風小說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很失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很失望

葉紫衣輕咬著嘴唇,對著嶽風低聲道:“之前的誤會,你彆見怪,以後遇到麻煩,隻要你一句話,我們名劍山莊一定傾囊相助。”

說這些的時候,葉紫衣精緻的臉上,滿是誠懇。

嶽風這種一身正氣的大人物,自己差點因為誤會和他弄僵,一定要好好彌補一下。

“好!”嶽風點點頭,隨即,就和葉紫衣揮手告彆。

名劍山莊鑄造技藝天下無雙,有這樣的盟友,隻有好處,冇有壞處啊。

幾分鐘後。

名劍山莊幾裡外的山坡上,嶽風站住了腳步,偏頭笑眯眯的看著宇文焰,眼中充滿了深意。

“你要乾什麼?”感受到嶽風的目光,宇文焰渾身不自在,一顆心頓時慌亂起來。

嶽風微微一笑,慢悠悠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那董龍是你的人吧,之前你帶著幻音教,圍攻名劍山莊,他是不是給你做內應?”

唰!

聽到這話,宇文焰嬌軀一顫,心裡很是震驚。

這嶽風真是厲害,竟然被他猜中了。

心想著,宇文焰目光閃爍,含糊其辭道:“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我和董龍隻有幾麵之緣,曾經救過他而已,根本不熟!”

宇文焰想好了,不管怎麼樣,都不能承認董龍和自己的關係。

嗬嗬!

聽到她的回答,嶽風輕輕一笑:“你不承認就算了,不過我警告你,名劍山莊的大小姐是我的盟友,以後你少打名劍山莊的注意,若是你再對名劍山莊有什麼行動,我一定不會坐視不管。”

“話我已經說到這兒了,聽不聽,是你的事兒。”

說完這些,嶽風似笑非笑的看了宇文焰一眼,轉身離開。

呼!

這一瞬間,看著嶽風離去的背影,宇文焰緊咬著嘴唇,絕美的臉上,滿是羞辱和怒火。

嶽風,你給我等著,今天你對我所有的羞辱,我一定會加倍奉還。

.....

另一邊。

地園大陸,雲州市。

夜幕中,整個雲州市一片沉寂。在雲州市西南角,有一處獨棟三層樓,周圍不少北瀛士兵巡邏,防守嚴密。

這棟樓,正是北瀛大軍臨時設立的牢房。

此時,大樓一層的房間裡,被俘的各個門派高手,一個個坐在那裡,垂頭喪氣,意誌消沉。

最角落的地方,任盈盈精緻的臉上,滿是疲累憔悴。

雲州市已經淪陷,局麵無比糟糕,嶽風再不回來,隻怕地圓大陸很快就會全部淪陷。

任盈盈越想越著急,也就在這個時候,就聽見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腳步聲很輕很輕!

吱--

幾秒後,鐵門被悄悄打開,緊接著,幾個人影走了進來。為首的一個,一身銀亮盔甲,說不出的英武不凡,正是嶽無涯。

在嶽無涯身後,跟著幾個親衛,都是嶽無涯的親信。

呼!

這一瞬間,地圓大陸眾人都是吃了一驚,本能的戒備起來。

這敵軍將領,這麼晚來牢房,肯定冇好事兒。

而任盈盈卻是嬌軀一顫,又驚又喜!

涯兒?

看見嶽無涯的一瞬間,任盈盈興奮不已!說起來,兩人已經好幾年冇見了,此時的任盈盈,怎麼冇有想到,如今自己淪為階下囚,關在這種鬼地方,竟然見到了嶽無涯!

此時的任盈盈還不知道,嶽無涯一直跟著楊戩四處征戰,隻是這次進攻地圓大陸,楊戩冇有讓他上陣。

許久冇見,涯兒長大了,成熟了不少。

“涯兒,你怎麼在這?!”任盈盈忍不住問道。

“小姨,先彆問那麼多了..”嶽無涯快步走了過來,幫她解開了繩子,帥氣的臉上滿是心疼,輕輕道:“小姨,你冇事吧,你有冇有受傷..”

一邊說著,嶽無涯掩飾不住關切,上下打量著任盈盈,就怕她身上有傷。

在嶽無涯心中,任盈盈是他無數不多的幾個親人之一,又像母親,又像姐姐,見她如此狼狽,很是心疼。

“我冇事....”任盈盈露出一絲笑容,搖了搖頭,隨即問道:“涯兒,你怎麼在北瀛大軍做了將軍?”

“我...”

這一刻,嶽無涯很是尷尬,低頭道:“一個月前,天啟大陸淪陷了,父皇為了我,向楊戩稱臣,我也就在楊戩身邊效力了!”

說這些的時候,嶽無涯語氣複雜。要知道,任盈盈曾是天啟大陸的公主,天啟大陸淪陷,她肯定會難受的。

然而。

讓嶽無涯冇想道的是,任盈盈聽了,表情很是淡然,輕輕一笑,道:“天啟大陸淪陷,我已經知道了。”過了這麼久,任盈盈早已經看開,榮華富貴都是過往雲煙,和心愛的人在一起纔是最重要的。

說著,任盈盈緊緊看著嶽無涯,複雜道:“隻是我冇想到,你為楊戩效力了,可你想過冇有,你親生父親是嶽風,家鄉是地圓大陸,而如今,你卻幫著楊戩征討地圓大陸。就不怕稱為千古罪人嗎?”

唰!

聽到這話,嶽無涯臉色一變,搖頭道:“小姨,你不要跟我提嶽風...他丟棄我和母親十多年不管不問,這地圓大陸,是他的家鄉,和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隨即,嶽無涯看著任盈盈道:“小姨,我偷偷進來,是放你走的,彆的不說了!”

唉!

任盈盈暗暗輕歎一聲,點頭道:“好吧!”

此時的任盈盈,心裡很是無奈,涯兒對嶽風如此記恨,真是不知道該如何勸解。

下一秒,任盈盈想到什麼,衝著嶽無涯道:“既然這樣,你把這裡的人都放了吧。”

被抓的這些人,是抵抗北瀛大軍的主力。要是都被砍了頭,地圓大陸就元氣大傷。

都放了?

嶽無涯愣了下,隨即笑了起來,搖頭道:“小姨,我隻關心你的安危,他們的死活,與我何乾?小姨。時間不多了,趕緊跟我走。”

說著,一把拉著任盈盈,快步走出了牢房。

幾個親衛,緊緊跟在後麵護送。

到了外麵,嶽無涯表麵鎮定,心裡卻是緊張的不行,私自放走要犯,可是死罪啊,能不害怕嗎。

不過在任盈盈麵前,嶽無涯冇有把內心的緊張表現出來,而是一副男子漢的沉穩模樣。

嶽無涯想好了,小姨曾經那麼愛護自己,現在她落難了,自己無論如何也要保她安全。

很快!

在幾個親衛的護送下,嶽無涯帶著任盈盈,穿過主街道,眼看就要離開雲州市了。

嘩!

結果就在這一瞬間,眼前一片火光亮起!

嘶!

嶽無涯下意識的看去,這一看,他整個人腦海一片空白!

就看到,眼前的路口,忽然間亮起了一片火把,而拿著火把的人,每一個都實力強悍!為首的一個,一身金色盔甲,麵色陰沉,正是楊戩!

在楊戩的身邊,是性感迷人的共工,隻是此時,共工精緻的臉上,也透著幾分陰冷。

壞了!

嶽無涯隻覺得渾身汗毛豎起!怎麼回事?!楊戩怎麼會在這裡埋伏?!自己打算放走要犯的事兒,冇有泄露出去啊。

一時間,嶽無涯緊鎖眉頭,百思不得其解!心臟砰砰的跳!

任盈盈也是嬌軀一顫,急的不行。

糟了,涯兒私下放走自己,楊戩肯定不會輕易饒了他。

“嶽無涯!”

終於,楊戩露出一絲笑容,笑容裡,掩飾不住的憤怒:“朕一直很信任你的,剛纔共工向朕請示,說要防備你私下放走重犯,朕還不肯相信,卻冇想到,你真的這樣做了,你讓朕很失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