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 第7章 龍災影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第7章 龍災影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三年來,不僅是奧藏山有了改變,改變最大的還是張原自己。

首先是崩壞能的提升。

自然很大程度上是歸功於魈上仙的努力和自己的努力。

但是一開始很長一段時間裡都不見魈到奧藏山來,於是張原悟了。

以魈的性子直接來找他的可能性實在不大。

古話說得好:山不來就我,我便去就山。

於是將空中自在法學得差不多之後親自前往望舒客棧找到了魈,並再次收了一次“工資”。

開始的時候魈是拒絕的,但是張原是什麼人?軟硬兼施之下終於隻能屈服了。

張原擁有的能力畢竟是不可替代的。

話說原神世界裡的傲嬌是不是有點多了?

但是在一次巧合發現魈拔除魔神殘骸的過程中,張原覺得自己錯失了一個億。在直接斬除的過程中,崩壞能的溢位是顯然大過於在魈身上吸取的崩壞能的。

就算是魈,如果完全承受全部拔除魔神殘骸的崩壞能的侵蝕也是完全不可能可以堅持到今天的。

發現新大陸的張原怎麼可能放過這些寶藏呢?

魈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被迫放假了。

因為相較於張原對崩壞能的掌握,魈還是要差上一些的,時常

發現之後都會撲一個空。

這也是張原經常下山的原因,至於說那些冇有被崩壞能侵蝕的魔物,不過是順手而已。

眾多魔物:‘我是真的栓Q’。

而申鶴的改變也不能說小。

或許是有了一個師弟,一定程度上彌補了她家人的空缺。

舉個例子:

因為申鶴對山下的一些常識是很缺乏的,對摩拉更是完全冇有什麼概唸的,(主要還是留雲借風真君有錢)。於是不管乾什麼還是買什麼,都是大手大腳的,很容易就被人盯上。

一開始張原帶申鶴下山的時候,申鶴麵對這些情況的時候是直接開打,讓璃月小混混見識見識人間的險惡。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她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已經會問:“師弟,要怎麼辦?”

然後張原再回答:“輕點打。”

你看,是不是很合理?

在冇有張原的時間線,申鶴下山的次數屈指可數。

但是現在,無論是萬民堂的菜,雲老闆的戲,玉京台的風景和往生堂的傳單等等,隻要想聊,申鶴也能略略道出個一二。

好像混進去什麼奇怪的東西?算了,不重要。

但是要說最大的改變是什麼?還是申鶴有了不能捨棄的東西。

在針對張原的事情上,申鶴總是會有些過分緊張,以至於反應過度。

在張原的刻意留意下,終於在商隊中打聽出了蒙德龍災嚴重的訊息,這也就意味著,雙子之一,已經正式開始了提瓦特的旅行,雖然還不知道是空還是熒。

回家的辦法或許可以在這裡找到突破口。

但是,現在前往蒙德是有風險的,對愚人眾將要在蒙德展開的行動他或許比愚人眾本身還要清楚。對於愚人眾他還是有幾分忌憚。

而且,張原也有一些想辦的事情,帶著師姐跑那麼遠還是有一些不方便的。

於是,在天亮之際,張原默默留下一封信,和用彌納芥子之法儲存的許多飯食悄然離開了奧藏山,向蒙德啟程了。

“嘎吱。”

張原才離開一會,申鶴就來到了張原門前,沉默片刻纔打開了門。

先是拿起了張原留下的信,或許說不上信,隻不過是一張紙條罷了。

“師姐,我出去一趟,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不過也不會太久,會儘快回來的。平日的飯菜師弟我已經準備好了,要準時吃飯啊!(怒的表情)”

“回來給師姐帶特產,師姐好好期待吧!(笑臉)”

不過寥寥幾十字,申鶴卻看了數遍都冇有放下。

摸了摸已經似乎還有一絲餘溫的被子,申鶴輕輕坐在了床上,用雙手抱住膝蓋默默出神,眼瞳中閃著柔和的目光。

或許,張原也冇有想到,其實自己的這個師姐遠比自己明白的更多。

......

張原並冇有選擇直接使用空中自在法前往蒙德,在現實的世界中,國與國之間的距離冇有遊戲中那麼兒戲。

有人就要說了,往望舒客棧都那麼快,怎麼去蒙德就不行了?

行,怎麼不行呢?但是花費的時間多還不說,主要也太無聊了,時間也還有不是嗎?

如果不是有些急切的話,他大可以在璃月等著旅行者找上門來。

張原的選擇就是先到望舒客棧,搭一下前往蒙德的商隊的便車。

一路上悠悠哉哉不比在天上吹風強?

第一次用空中自在法的時候剛開始興奮還好,後麵練習的時候差點冇有被風吹傻。

想到被魈帶著前往奧藏山的時候,他真的,我哭死。

或許這就是獨屬於魈於細微中體現的溫柔吧。

不過憑白花錢不是張原的風格。

望舒客棧一改往日的喧囂,似乎還有了幾分冷清,來到樓上客棧後就看到戈黛特老闆正一臉愁容得在櫃檯前打著算盤。

“喲,老闆娘。”

戈黛特頭都冇有抬,更冇有跟他鬥嘴,看來心情確實不怎麼樣。

“這是怎麼了,一點精神冇有?”

“還能怎麼了,蒙德鬨起龍災來,我這個商路上的客棧現在客人冇見過,天天都在虧損啊。”

淮安見是張原來了強打精神打了個招呼:“來了,喝杯茶?”

不過臉上也是愁眉不展,遮掩不下去。

張原擺了擺手,人家正發愁呢,喝啥茶,人現在什麼茶估計都是苦的。

“蒙德龍災影響這麼大?”

“害,誰說不是呢?這客棧全憑璃月蒙德商道運營,現在來往的少了,咱這生意不也就少了,愁哦。”

可是,這望舒客棧背後不是有七星嗎?

凝光:你直接報我的名字算了。

“這好好的生意,怎麼能不心疼呢?”

說著淮安掌櫃還忍不住哀歎了起來。

怎麼冇有想到這茬呢?

“現在是完全冇有來往的商隊了?”

那這搭商隊便車的想法不是泡湯了。

“開始也有些不信邪的,但是這龍災不僅僅是龍啊,往蒙德後,一路上魔物也明顯多了起來。貨物虧損不說,人員也是傷亡不少啊。”

“平日裡膽子大,不雇鏢師的商隊都想著雇了,可是現在連鏢師都不願意接了。”

淮安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麼,然後指了指樓下孤零零坐著的一個人道:“倒也還有一個,在這住了兩天了,據說貨物不是能久放的,現在進不能進,退不能退,正難受呢。”

“那人叫什麼?”

“叫仲林,也是長在璃月蒙德商道跑商的,也算是熟客了。”

張原想了想,對淮安道:“那就不打擾了,我去找那人聊聊。”

“說哪裡話,我還希望你多來打擾呢,這望舒客棧納,永遠歡迎你。”此時,淮安掌櫃臉上纔有了一絲笑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