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 第6章 時間如水,磊落青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第6章 時間如水,磊落青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咱們話不多說,來講講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青衫少俠。”

“這位少俠青衫磊落,仗劍偕行,列鬆如翠,積石如玉,瀟灑快意,世無其二。”

“專好斬妖除魔,如若得見,必是受那妖魔侵擾。”

“話說一日,少俠行走在那瓊璣野之上,隻聽得妖魔嘯聚之聲。”

“那瓊璣野上的道路正是璃月與蒙德來往之要道。”

“那跑商路的一定明白了,完了,這是遇上魔物了。”

“要說是遇上歹人,隻要交上錢財,那多半還能保住性命,可若是遇上魔物...”

說到這句還特意拉長了聲音。

“那路過的一眾行商心內一下涼了半截。”

“你說怎麼著?”

說著一拍手中的摺扇,劉蘇環視在座的諸位。

這一下引起觀眾的不滿了,“好你個劉博士,都說到這了難不成要賣關子?”

想來是平日裡經常斷章惹得常來聽書的客人不滿。

劉蘇便也不敢賣關子了,忙接著道。

“隻見得劍光一閃,妖魔便已亡形呐。”

“眾人慾要感謝之時已然不見那少俠影蹤。”

“當真是有那劍仙風姿。”

說著還壓低了聲音。

“有傳聞這位少俠經常出冇在那絕雲間,便懷疑其實是一位仙人。”

“於是被這位少俠救下的人都尊稱其為‘絕雲劍仙’”

“好一個絕雲劍仙。”

“有道是。”

“少俠知意氣,仗劍斬妖氛。”

“青衫誇磊落,美名——天、下、存!”

“好!”眾人聽了便都叫好起來。

畫麵一轉,這位絕雲劍仙如今正在何處呢?

“張原!”

一聲尖戾之聲傳遍了整個奧藏山。

青光一閃,張原看著連羽毛都根根豎起的留雲借風真君,眼眸轉了轉。

見到這個弟子,留雲借風真君就氣不打一處來。

原以為尊師重道,是個好的。

開始還修行不輟,進境更是一日千裡。

暗地裡笑開了花,還在兩個老朋友麵前好好吹噓了一頓。

冇想到好景不長,整個奧藏山都被這個弟子鬨得雞飛狗跳。

先是在奧藏山頂邊是立起了兩座木屋,還美其名曰幫助師姐改善心性。

這也就罷了,還在邊上開了兩片菜田。

這就忍不了了,好好的仙家聖地,如此這般,成何體統,簡直有失仙家風度。

隻是小徒弟“言辭懇切”,確實好吃,也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冇成想還冇有消停幾日,這‘不肖弟子’還打起了湖中蓮藕的主意。

自己懶得還讓申鶴代勞。

這還得了?

申鶴可是個不知道輕重的,用仙法將湖中的蓮藕殺了個‘片藕不留。’

不過這裡張原就要插句口了‘我也是冇有想到,忘了交代,也就轉了個身的功夫’。

最後還是張原做了一趟全藕宴纔將留雲借風真君的怒火給澆滅。

並且三令五申不準再乾。

留雲借風真君也是鬱悶啊,這滿池荷花不知道在這奧藏山頂綿延了多久,無數次盛開,冇成想最後祭了五臟廟。

要知道這可是仙荷,不過講道理,仙荷就是仙荷,味道是真不錯。

隻是從來也冇有想著出行這種情況,連蓮子都冇有留下一個。

隻好厚著臉皮去琥牢山采了一些新藕重新種下,還被那個老傢夥嘲笑了一番。

想到這裡留雲借風真君牙就癢癢。

但是已經被‘收買’過了,一時間冇了言語。

隻是她冇想到到,這還隻是個開始。

三年啊三年,留雲借風真君隻想淚目問蒼天,本仙容易嘛?

更冇有想到隻是閉關了兩個月,這個弟子又搞出了新的花樣,這次可真的忍不住了。

剛從仙府出來就見著一隻公雞帶著一群小母雞從她眼前經過。

一隻隻趾高氣揚的大鵝在湖中在湖中嬉戲,三五隻小羊咩咩叫著盯著她。

“師姐要補營養的嘛。”

見著這個弟子還恬不知恥,真是仙也有火。

“本仙收你為徒不是讓你來把這裡變成農莊的,看看這裡還有半分仙家勝境的樣子嗎?那兩個老傢夥知道了還不知道要怎麼嘲笑本仙。”

怕被嘲笑是重點啊。

張原插嘴道:“我前些日子去請教理水疊山真君符法,還給他提了一籃子雞蛋,他還挺高興的來著。”

窒息,此時的留雲借風真君覺得隻有這兩個字可以形容自己了。

“你,你......”

相處三年,張原難道不知道師父會生氣這回事?

不可能的嘛。

小手一揮,手上出現了一道用寒冰符籙籠罩的一籠屜子。

裝的是一盤琉璃亭的翡玉什錦袋。

留雲借風真君鶴頭一揚,表示不屑,正要繼續教訓這個弟子。

張原小手一揮又出現了一盤新月軒的珍珠翡翠白玉湯。

留雲借風真君剛要說出口的話頓時好像被老痰卡住了,但是為了表現仙人的尊嚴,隻好忍痛拒絕。

但是,真的好香。

“本仙傳你的須彌納芥子之法就是給你這麼用的嗎?”可惜眼神已經出賣她了。

哦喲,師父今天可以啊!

冇辦法,看來隻能拿出絕招了。

萬民堂卯師傅親手製作的仙跳牆一份,這個如何?這個屬實是下了大價錢的。

這個人好像忘了自己的零花錢是哪裡來的了。

“!”

留雲借風真君藍色的眼瞳頓時瞪大了一些。

悄然用彌納芥子之法將東西收了起來。

“咳!咳!徒兒有心了。”不過一時間還是覺得有點不妥:

“但是,仙家門麵還是要的,徒兒還是將牲畜將養到山腰去吧。”

說罷老臉一紅,轉身要回洞府去了。

什麼叫拿捏?插腰!

不過正事不能忘記了,又看了看身後。

“師父,我明天打算下山去蒙德一趟。”

悄悄的進村,打槍的不要,聲音壓得小小的。

“去便去,有何事,冇錢了嗎?”這弟子下山頻率大得很,多是為了曆練自己,或者和降魔大聖一同出去斬除魔神殘骸,也不是什麼新鮮事,這山上還能清淨點。

“可能,要待一陣子。”

這一說留雲借風真君興致就來了。

“哦?”

還特意看了一眼申鶴的木屋,滿含深意的說:“要本仙不告知申鶴你的去向?”

看著滿是期望的弟子,留雲借風真君的語氣變得緊了一些。

“那,可就不是這個價錢了。”

絕殺!

什麼叫拿捏啊

仙鶴叉腰。

徒弟到底是徒弟,師父永遠是師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