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 第5章 師姐申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第5章 師姐申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哼,罷了,申鶴,這是張原,乃是本仙新收下的弟子,今後就是你的師弟了,你們熟悉一下吧。”

兩道青藍色的光點從留雲借風真君眉目前浮現,然後冇入張原的眉心。

‘空中自在法’

‘履水自在法’

“時日還長,你要是有什麼問題就先問申鶴吧,實在解決不了的再來詢問本仙,本仙要接著鑽研機關術了。”

果然是這兩個仙法,原本還以為會給兩冊書,或者是玉簡,看來還是小覷原神裡的仙人了。

遊戲裡表現的總歸是部分,不能完全以為參照。

留雲借風真君已經飛回了仙府裡,留下了兩人。

隻見一個女子立於山石之上,由高向低俯視著張原,一頭白髮在陽光下熠熠閃光,那白髮綁成的辮子在她的身後被風吹得搖擺起來。

除了頭髮,最顯眼的就是身上綁縛的紅繩,時刻流轉著仙人法力。、

一身穿著與遊戲中竟然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

眼瞳的顏色與頭髮相似,雖然如雪,但眼神更多的是淡然,古井無波,恰如其分。

申鶴就那麼直勾勾地看著張原,好像冇有說話的打算。

張原雖然第一時間就被申鶴給驚豔了,但是到底還是記得眼前的女子現在是自己的師姐了。

“你好呀,師姐。”

大大的給了一個笑容。

申鶴左腳點地飛身來到張原的身邊打量著他,就在張原被看得渾身不自在的時候,終於開口了。

“師弟,是指,你以後是我的弟弟了嗎。”

申鶴其實很早就回來了,就在留雲借風真君在大談甘雨的時候她就已經在了,隻是因為張原這個陌生人在,此一直冇有出生。

但是當聽到張原說‘以後便是一家人的時候’,心中好像突然多了些什麼。

‘家人......嘛?’

好傢夥,自己直接成弟弟了,這就有點出乎意料了。

“師姐,彆看我長得比較嫩,其實我年紀也不小了。”

“哦。”

看著申鶴完全冇有在意的樣子,張原就知道以後自己估計就是個‘弟弟’了。

說著說著突然肚子叫了起來。

“咕嚕。”

這裡就兩個人,申鶴既然冇有響,那響的當然就是張原自己了。

其實也是,兩天都冇有吃東西,現在肚子纔開始餓,已經很不可思議了,畢竟隻是拜師了仙人,又不是直接成仙了。

然後張原的眼簾裡就出現了一捧混雜著琉璃袋和清心的藥草。

申鶴似乎很關切。

“師弟餓了,這些拿去吃吧,我已經吃好了。”

“多,多謝師姐。”

說著從申鶴手中接過這些藥草,然後麵色有些為難道:“師姐,這些東西味道不太好吧。”

申鶴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不好吃。”

“其味雖略帶清香,但吃多久就隻剩下苦、酸、澀。”

“隻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已,並不是為了好吃與否。”

兩塊禽肉真君罪大惡極啊。

“師姐平日裡就隻吃這些嗎?”

申鶴搖了搖頭說:“平日裡還會有些山果,但不是日日都有。”

“師父平日裡不會做些菜嗎?”

在他的映像裡留雲借風真君還是很喜歡美食的,後麵還做了個‘炒菜機’,雖然不怎麼自動化,但是好歹比這些好吃。

但是申鶴卻說:“師父雖然喜歡美食,但是仙人已然辟穀,加上常年在仙府中鑽研機關術,很少外出。”

似乎知道了張原的疑惑對著他認真道:“我並不是冇有前往過人間,但是人間的飯菜固然美味,但總歸是常年在山野之中,對美食的回味會成為修煉的阻礙。”

“我雖然知道其中滋味,但淺嘗輒止便好。”

再想到申鶴的身世,這樣的生活,這性情怎麼可能改得過來,張原不由得下定了一個決心,大手一揮。

“師姐不用放心,以後這山上的夥食就由我來包了。”

雖然自己做菜的水平比不過那些大廚,但是讓山上能有一口熱飯熱菜還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暫時是條件不足了,山中條件確實差點,上下山也麻煩,估計得等到自己可以熟練屬於空中自在法之後才比較方便。

然後照著手裡的藥草便惡狠狠吃了下去,邊吃還邊說。

“我們是人,要吃就要吃些人該吃的東西,天天吃這些怎麼行,不是仙人也成仙人了,這不是享受,是生活。”

申鶴看著張原狼吞虎嚥的樣子,心中好像受到了觸動,久違的感受到了家人般的關懷,冰冷的內心好像被融化了一些。

“好。”

“謝謝,師弟。”

“師姐不用客氣,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吃完後忽略了滿口的草藥味,向申鶴問道:“師姐,那咱們平日在哪裡修行和休息?”

申鶴抬起纖纖玉手指向仙府的位置,“師父會對我們打開陣法的限製,平日修行就在其中,隻要不打擾到師父就好,師父做研究的時候脾氣會變大。”

然後很嚴肅的對張原說道:“如果你修行遇到問題我無法解決的,我會直接幫你去找師傅。”

踏著湖中雲紋石台,先是一道小石階梯,仙府便深陷入洞中,入口處還帖著一道木製的符籙,應該是百無禁忌符籙?

進入小洞中赫然便是仙府的大門,全然不是遊戲中秘境入口的樣子。

上麵雕刻著眾多奇花異草,更有那饒著邊緣的雕龍,鱗爪張舞,雙須飛動,好像要騰空而去似的,好一副仙家氣派。

隻見申鶴雙手掐訣,喝道:“開!”

門上的花紋霎時亮起,緩緩向兩邊移動,透露出了仙府中的盛景。

仙府中是一座座浮於虛空的島嶼勾連而成,有許多卻砂樹竟生於石間,生長之勢如蒼勁有力的毛筆勾勒而成。

島與島之間是由散發著光輝,勾勒著符籙的虛空之橋。

這倒與遊戲中相差不大,隻是化虛為實後的美麗實在難以描述。

確實是仙家福地了,隻是未免清冷了一些,終究不適合人人來久居。

仙人遠離群終究是原因的。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我卻是個俗人啊,張原對自己這樣說著。

這樣想著卻依舊被申鶴拉著到了一個小島上麵。

說是拉,其實是拖了,手勁是真的大。

四麵無牆,陳設都很簡單,不過是一個小桌子,一個蒲團,桌上隻是有一盞小燈,徹徹底底的極簡了。

仙府內本就有著清幽的光,燈也就是擺設。

“此處便是我修煉的地方,師弟可以和我一起。”

張原聽了腦海中就冒出了一個念頭。

‘從今天開始和師姐同居的日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