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 第4章 拜師留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原神:開局拜仙人為師 第4章 拜師留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性不增減,心無淨垢,無為無法,是逍遙仙,名留雲借風也。非有仙籍,難能得見。

“既然已經將人帶到,我便不久留了。”魈不打算久留,如今沉屙儘去去,有些擱置的事情也終於可以去做了。

留雲借風真君倒滿是震驚的道:“得帝君傳訊本仙還猶然不可置信,如今親見果然不假,你的力量脫去這數千年業障的糾纏,比我初見你時還要純粹啊,有趣有趣。”

“隻是這種程度而已,冇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再對張原道:“你在此跟隨留雲借風修行不必多想其他。”

看著要離開的魈,張原笑道:“今後若有需,儘管來找我,我覺得我們也算是朋友了吧,往後不要客氣。”

魈看著張原隻是“哼。”了一聲,便不見了蹤影。

“看來降魔大聖很看重你啊。”留雲借風真君在邊上若有所思。

張原鄭重躬身道:“見過留雲借風真君。”

往後就要在這裡討生活了。

“帝君傳訊而來隻道傳你控製一身力量的法門,並未多言其他,你是作何想法呢。”

張原當即跪下,叩首三下,再起身抱拳道:“弟子張原願拜真君為師,望真君收我入門中。”

這本就是鐘離給自己的一個選擇,雖然暗裡經常調侃留雲借風真君為很會聊天真君,但是人家那是有真本事的,拜個師根本就不是事。

這璃月尋求仙緣的人千千萬萬,能拜一位仙人為師冇有什麼可挑剔的。

留雲借風真君雙翅輕扇,張原就覺得有一道清風將自己扶了起來。

“好,甚好,是個好孩子。隻是仙門之中與凡俗不同,往後不必再有這樣的禮節。本仙也不是削月築陽和理水疊山那兩個老傢夥。”

好傢夥,說著還黑了兩個老朋友一把。

留雲借風真君打量著這個新收的弟子心中暗想:這個弟子有著一種被帝君稱為神奇的力量,但是到底如何自己卻還未見識過。

於是開口道:“你的力量是怎樣的本仙還未曾的見,可知道如何釋放出來?”

張原感受了一下體內的力量纔對留雲借風真君道:“我試試看。”

這力量雖然來得突然,全憑自己可以吸收崩壞能的能力,但是卻好像是得到許久了一樣,冇有半分滯澀的感覺。

想要放出來的時候卻好像又困在了體內了一樣,不由皺起了眉頭。

突然間靈光一閃,想到了魈的力量,那是,風元素力。

便在此時,一道道風元素力從張原腳下升起,纏繞旋轉起來。

留雲借風真君輕咦了一聲,她自然看得出來元素性質的轉化,但是這個弟子分明並冇有擁有神之眼,本身也不是仙家,同樣不具備內眼,並非三眼之列。

這個力量更多是生於轉化,是一種力量向另一種力量轉化的過程。

看著是元素力,實際上卻有本質的區彆。

注視之下更有一種令人膽寒的感覺。

“這就是業障所化之力嗎?是否可以再轉回原來的力量。”

聽到留雲借風真君的話,張原感受著自己釋放的風元素力想要收回的時候卻無能為力了,雖然還可以操控,但是已經無法收回。

隻好散去了這股風元素力,體內的崩壞能很快就又補充了回來。

這也讓張原鬆了一口氣,這個力量本身就是吸收來的,不會是一次性的吧?難免這麼想,但是現在他算是安心了,通過吸收來的力量並不會消耗完就完了。

“看來是無法再轉化回去了,那麼可以轉化為其他元素力嗎?”

“應該是可以的,隻是我對元素力的瞭解暫時僅來自魈,所以僅有風元素我可以轉化,其他的我如今並不瞭解,但是隻要能接觸到,我有信心可以轉化出來。”

留雲借風真君不由感歎道:“凡人居然可以擁有這樣的力量,造化果然奇妙。”

“對常人來說,所謂的修行,無非是對神之眼的掌控,掌控的越好對元素力的控製自然越強。但是你不一樣,你冇有這些東西,你對這些力量似乎有著絕對的掌控力,反而使用方法極其粗糙。”

“你體內的力量已經遠比一般神之眼持有者要強,但是他們現在要打敗你卻是輕而易舉的。”

張原瞭然。

“師父的意思是暫時隻專注於對技巧的運用而非力量的控製?”

留雲借風真君點了點頭,表示認可了他的說法。

“對於技巧的運用冇有比學習仙法更好的辦法,其中有空中自在法與履水自在法最適合初學者練習。說來當初申鶴,也就是你的師姐,最開始學習的就是這個。”

然後又有些不滿的說道:“人間萬般磨難,她也享著一份,便收留了她,而且申鶴體質特殊,是修行仙術的好苗子,本仙與眾仙家惜才,也願意教導她,不知怎的,這丫頭,仙術不好好學,一些凡間方術學了不少。”

畢竟是家傳的,不過張原倒是冇有說出來。

“據魈與我說師父此先有兩個弟子?不知現在都在何處?”

“甘雨在璃月建立以來便長在璃月之中,做著協助七星的工作,好像是在當什麼秘書。天天將工作掛在嘴邊,一點也冇有小時候可愛。”

留雲借風真君這纔想到:甘雨這丫頭是不是很久冇有來看我了。

“她小時候最喜歡的事就是被摸摸頭上的角,說來你還不知道,甘雨是半人半麟之身,並非凡人。”

不,我知道,不過我愛聽,您繼續說。

好像被張原充滿求知慾的眼神激勵了,說話的聲音越發激昂起來,畢竟自己原先的兩個弟子都不太喜歡聊天,都沉悶得很。

她都鍛鍊出了自己跟自己聊天的本事了,不可想象,一個超級宅女是怎麼會有這種社牛屬性的。

“那會我照看她的時候,總是要我摸著角才能入睡。”

“甘雨那時候還胖胖的,胖到什麼程度呢?”很會聊天真君還思考了一下才繼續說道:“隨我上山的時候,隻要稍一失足,就會咕嚕咕嚕滾到山腳。”

張原雖然聽得很開心,卻很可惜甘雨不在,這種極致社死本人在纔是最有意思的啊。

“師父,那申鶴師姐如今還在山上怎麼不見人影?”

留雲借風真君點頭道:“申鶴畢竟還是凡人之身,尚需飲食,如今應該在山間采食藥草。”

“你這個師姐命格孤煞,易傷親朋,實在凶險,便以紅繩鎖魂製住她骨血中的殺性。”說著還歎了口氣。

“紅繩效果雖好,但是卻壓製了申鶴的其他感情,讓整個人顯得木訥起來。”

“山中本就清淨,你如今既然拜我為師,日後總少不了與她相處,你要多照顧照顧她。”

張原回答道:“既然是入了一門,便是一家人,師父不說我也會的。”

“如此便好,我與申鶴剛見麵時她還很小,方纔助她脫險還不肯放鬆,將匕首對準本仙,小心提防。直到確認安全才暈了過去,還有......”

“接下去的就不必了。”

正興致勃勃的留雲借風真君正要接著說下去,就被一道聲音打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