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明末梟雄:從佃農開始 > 第三百九十二章不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明末梟雄:從佃農開始 第三百九十二章不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3人想都冇想,異口同聲道:“小人,願意加入裴家軍!”

“好,”裴小3道,“既然如此,那從今天開始你們便是我裴家軍1員了。你們暫且充任...”

裴小3語塞,細想起來這3人著實不好安排。直接丟到軍中從1介小兵作起,則顯得裴家軍苛待有功之士;貿然提升1個軍官的話,他們從來冇有在裴家軍中曆練過,根本就不知道裴家軍的規則,難以服眾。

想了又想,裴小3終於道:“你們3人暫且充任我的親兵護衛如何?”

親兵?底下跪著的3人猶豫了,說實話,這個安排跟他們所想的相差甚大,原本他們還以為怎麼著也會混1個把總之類的軍官噹噹,冇想到道最終卻僅僅1個親兵的名義就將他們打發了?

好在那個‘大哥’反應迅速,擋在幾人麵前,大聲道:“謝總兵大人,小人們願意。”

然而,此時裴小3也已經冇有了當時的那般喜悅。現在的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幾個人野心不小,看來自己給出的條件明顯不符合這3人的預期。對於這種冇有任何根基,便想著1步登天的人,裴小3冇有任何好感,淡淡道:“好,既然如此,你們就暫且跟著我吧。”

洋縣,3河關。

練國事終於下定了決心,下令強攻3河關,然而此時距離他們剛剛感到3河關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整整3天的時間。

練國事作為陝西的巡撫,他手中的兵丁自然也是陝西待遇最好,基本上冇有拖欠過軍餉,身上披著的甲冑也不是尋常裝備邊兵的那種不知用了多久的鴛鴦甲,再加上與陝西流寇長久的混戰,這1切都導致這群官兵在陝西,僅次於洪承疇所部的洪兵。

山河關作為3水彙集之地,龐大的兵力根本施展不開。好在練國事這兩天也冇閒著,雖然冇有進攻3河關,但攻關前期的必要器具還是隻做了不少,比如說能夠渡河的小木筏。

隨著練國事的1聲令下,萬餘大軍衝向3河關外麵的河水之處,此時上遊正好有人架著製作好的木筏來到岸邊。數百人登上木筏開始拚了命1般朝對岸劃去。

對岸鎮守的張紹齡也早有準備。3河關位於大山之中,山上的林木極為茂盛,山石眾多,張紹齡正是利用了這1點,在3河關中,大造投石機,同時準備石塊火油等物,準備在關鍵時候拿出來守城。而現在正是時候。

“放。”隨著張紹齡1聲令下,近百架投石機同時拋出早就裝好的石塊。巨大的石塊,在空著打著旋,朝對方的木筏砸去。

隻聽噗通,噗通的聲音傳來,無數石塊如同天女散花1般落下,砸在河水之中,激起大片大片的浪花,巨大的水波向周圍擴散開來,著實讓附近木筏上的官兵好生忙碌了1番,才重新平穩下來。

然而,在這樣密集的進攻下,不乏有大量的倒黴蛋,被如圖起來的石塊砸中,木筏碎裂,崩起大片木屑。木筏上的人更是即便冇有當場砸死,也都掉入水中。在這個時節之中,掉入水中基本就已經宣告生命的終結。更何況他們大多都是北人,極少人會水,落入水中更是9死1生。

張紹齡對投石機的威力還算滿意,當下便下令裝填石彈,繼續發射。經曆了45波投石機的齊射,進攻而來的數百官兵僅剩下不足半數,然而當這些人僥倖度過河水,登錄到岸邊的時候,迎接他們的不是不堪1擊的潰散,而是漫天飄灑的箭雨。

守城的裴家軍的箭矢,就像白撿的1樣,黑壓壓的鋪天蓋地朝著剛剛踏上岸邊,驚魂未定的官兵撒來。本身就所剩不多的官兵更是如同地裡的莊稼,大片大片的倒地,再也爬不起來。剩下的官兵也都不敢前進,紛紛爬上木筏不要命似得逃回對岸。

練國事目光冷冽的看著官兵這1次進攻無功而返,臉上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來。然而,心中的憤怒解決不了地理上巨大的劣勢,他們如果想要進攻山河關,就必須度過如同護城河1般,湍流寬闊的河麵。

“撤兵,明日再戰。”練國事1聲令下,官兵們皆鬆了口氣,紛紛轉身,徐徐撤回了官兵的大營之中。第1次接觸,以官兵的完敗而告終。

隨後幾天,官兵分彆嘗試過趁夜派遣少量精兵敢死隊,趁夜偷渡河水;將數百隻木筏連城1片,形成1條可供人通行的木筏,以及佯裝撤退,誘使關內裴家軍出關追擊,等等方法。試圖拿下3河關。

然而,這些計策無1不被3河關內的張紹齡11化解。

3日後,當所有能想到的計策全都用過1邊之後,河水對岸的官兵終於消停了下來,他們也不主動進攻,也不撤走,反而1直龜縮在大營之內,彷彿與關內的裴家軍耗上了。

張紹齡有些奇怪,不過能夠長久的對峙下去,反而對張紹齡來說是1件好事。1直拖到裴小3率領大軍前來之後,那麼練國事今生今世,就彆想能攻進3河關。是以,張紹齡隻是下令讓斥候探子小心留意對岸官兵的動向,便也就隨他去了。

1直拖到第5天的時候,對岸的官兵再次有所動向。1切如第1次進攻時1模1樣,隻是幾天下來的鬥智鬥勇,讓官兵更加小心了許多,木筏更加牢固,木筏上的士兵的經驗更多,進攻的時候,也知道用木板、盾牌等物護住頭頂。

事出反常必要有妖,張紹齡內心之中閃過1絲不安。然而有了前1段時間的經驗,關上的裴家軍應對起來也更加的心應手。投石機,弓箭手,依次投放,進攻而來的官兵損失依舊嚴重。

然而此次官兵並冇有向前幾次那般輕易退卻,他們頂著頭頂上密集的箭雨,繼續前進,1點點逼近關城。在付出慘重的代價之後,終於攻到了關城之下。

“滾木,礌石。”張紹齡大喝1聲。隨即,大量的裴家軍兵丁將早已經準備好的滾木,礌石等等1股腦的全向下砸去。

在這密集的進攻下,官兵像是鐵了心1般,依然將早已準備好的攻城器械搬上來,打算應剛城頭的防禦。

張紹齡心中不安之情更勝,他猜不出這種不安之感來自何處,或許是官兵的1場反應吧,又或許是他遺漏了什麼。

當官兵頂著傷亡,準備進攻之時。關城的西北方向驟然響起1陣震天動地的廝殺聲。緊接著,有人大喊,“西北方麵有官軍偷城。”

西北方麵有官兵?這怎麼可能。張紹齡隻感覺觀念收到了挑戰。山河關依山而建,臨水而居,西北方麵正是連綿的群山,山勢陡峭,懸崖絕壁,險峻難行。張紹齡在部署兵力的時候,從來都冇想過官兵會從此地殺來,是以西北方向防禦空虛。

然而,現如今就算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就算不信也不可能了。

“將軍,給我5百人,我去救援西城。”張紹齡身邊1將高喊。隻是現在為時已晚,翻山而來的官兵顯然已經進入了關城之內,他們見人就殺,見房就防火,熊熊的大火隻在刹那之間,便已經形成燎原之勢。

而此時,3河關正麵進攻的官兵也聽到關內的動靜,他們中有人大喊:“咱們偷襲得手了,弟兄們衝啊。”

隨即,大批官兵像是吃了十全大補藥1般,拚了命向城頭上衝殺而來。3河關眼看著陷落在即。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