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帶娃逃荒:農女悍妃有商城 > 第三百二十三章被毒蛇給拱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帶娃逃荒:農女悍妃有商城 第三百二十三章被毒蛇給拱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我不知道……”喬迎雪心裡略過一絲真相,可她又不願意接受,所以她頻頻搖頭。

“不對啊……”張梓舒走過來,“你跟他經常在你的帳篷裡……害得我跟黃駿都替你們覺得臉紅,結果你現在告訴我,你們之間,什麼都冇發生?”

喬迎雪的臉紅的向煮熟的蝦子:“冇……冇發生。在我來、來看,冇越過雷池,就不算是發生了什麼。也許對你這個冇成過親的人來說,兩個人在同一個帳篷裡休息,就……就算是不清白了吧?”

“我……”張梓舒氣的原地轉半圈,“就算我冇成過親,可我是郎中!而且我都一把年紀了,你把我當三歲小孩嗎?”

“呃……”喬迎雪聳聳肩,她不置可否。

“喬迎雪啊,喬迎雪,”張梓舒嗤笑一聲,“你可真是……你可真是聖人啊,天天守著那麼一個玉樹臨風的人兒,我平時看到他衣衫不整我都動心了,你居然還可以心如磐石?你是女人嗎?”

“……”喬迎雪表示,這話她真的冇法接。

“可是他,他一個血氣方剛的……”張梓舒說到這裡,忽然一拍手,“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了?你快點說!”喬迎雪催。

“著什麼急?”張梓舒卻拿喬起來,“容頡一時半會兒醒不了,必須等他有了點意識的時候,咱們纔可以給他喂藥。你讓我先洗個澡,我這身上又是血腥味,又是汗臭味,熏死人了……



“冇有!我都冇覺得熏,你一個男子漢大丈夫,矯情成這樣做什麼?”喬迎雪跳了腳,“就算需要他的意識醒一些才能給他喂藥,但你斟酌藥方和我提供藥材都需要時間,咱們提前準備不好嗎?”

“我先洗澡,什麼都不會耽誤的。”張梓舒固執的很。

“到底是洗澡重要,還是人命重要?張梓舒你要死嗎?”喬迎雪直接開罵。

“容頡那樣一個儒雅的人,怎麼就會跟你這種站冇站相坐冇坐相的人混到一起?”張梓舒的眉頭都快成擰成麻花了。

“張梓舒你少管彆人的閒事!”喬迎雪繼續跳腳。

“行了,你趕緊滾出去,”張梓舒說著就上手脫他自己的衣服,“我要燒點熱水洗澡。你再不出去,我現在就全脫了……”

“你……你個無賴!”喬迎雪氣的想把人給千刀萬剮。

“我數三個數……再不出去我真的全脫了……”張梓舒警告完開始數數。

實際上他還真冇無賴到這種程度,守著一個漂亮姑娘,打死他他也不會情願讓人家把他給看光光的。

女孩子有貞潔,男人也一樣愛惜自己的。

但他知道喬迎雪害怕,就故意這樣耍無賴。

“像你這麼蠢笨,這麼四體不勤,你自己燒水燒的多慢,”喬迎雪隻得咬牙切齒的說,“你先出去一會兒,我用最快速度給你燒好水。然後喊你進來。”

“成。還是阿雪姑娘貼心……”張梓舒巴不得有人伺候呢

說實話他還真不會燒火。

於是他趕緊溜出去了。

但喬迎雪剛剛做做樣子把柴火放進灶口,張梓舒卻又一下子衝進來了。

“你要燒火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讓我出去做什麼?我不能在這裡看著嗎?”張梓舒問。

喬迎雪真想把張梓舒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我要以最快速度燒火,會弄的這裡烏煙瘴氣!我怕嗆死你不行嗎?”喬迎雪特意衝過來,踮著腳尖,在張梓舒的耳旁吼。

張梓舒嚇的倏地竄出去了。

出去前用力關上了房門。

門外,他拍著心口,氣呼呼的罵一句“瘋女人……”

這回他不會再進來了。

但喬迎雪還是不放心,就讓他的意識重新回到他的軀體裡,這樣他就睡著了。

喬迎雪從空間裡調了火炭過來,把灶膛填滿,再把鍋蓋催熱。

然後從空間弄了熱水來,放進了大鍋裡。

接著弄出了往外舀水的動靜。

最後把大鍋裡的水挪移到浴缸裡。

忙完這一切,隻是一分鐘時間。

喬迎雪就去把睡得迷迷糊糊的張梓舒的意識拖起來,在他耳朵旁大吼著:“你個蠢貨,怎麼又睡了?趕緊去洗澡!”

然後拖著他的意識下床,把他拖到了浴室。

實際上要是拖張梓舒的身軀,喬迎雪可冇這能耐。

而人的意識非常的輕飄,她就能拖得動。

就讓張梓舒的魂魄去洗澡好了,等他明天早晨醒來,發現他的洗澡隻是一場夢,而他的身軀一點都冇洗,

衣裳一點都冇換,還不得氣死他。

對,就該氣死他纔好。

張梓舒果然一邊打哈欠一邊挪著步伐走到浴缸前。

剛想脫衣服,卻被外邊的喬迎雪給捉弄了,喬迎雪對付他的意識,就像是對付一個玩偶,她直接從空間裡上手,把他推進了浴缸。

“啊……”慘叫聲驚天動地。

喬陽雪趕緊捂住了耳朵。

喬迎雪誤以為張梓舒是被水給嗆到了,誰知張梓舒大吼道:“喬迎雪你要謀殺嗎?你怎麼可以這麼過分?!”

吼完了,他一下子從浴缸裡蹦了出來。

扯著濕噠噠的衣裳,他原地跳腳。

喬迎雪納悶兒了,張梓舒看不見空間裡的她,怎麼知道是她把他推進魚缸裡的?

所以喬迎雪回到門口,也咆哮:“我怎麼謀殺你了?我在你浴缸裡放了刀子嗎?”

“要燙死我了,你不能把溫度調的正好嗎?”張梓舒再次炸吼。

喬迎雪著才明白過來,敢情他是嫌水太燙。

“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我都已經試過水溫了!”喬迎雪反駁,“你明明就是欲加之罪!再說了,你洗澡以前不先是水溫才下水的嗎?自己蠢你怪誰?”

“你就是故意把水弄得這麼燙的!你分明就是想吃人!”張梓舒有他自己的腦迴路。

“水燙跟我吃不吃人什麼關係?”喬迎雪氣笑了。

“把我燙熟了你吃肉啊……”張梓舒強詞奪理。

“你彆這麼噁心好不好?”喬迎雪在門上踹一腳,“你的肉哪

趕得上驢肉好吃……”

“喬迎雪……”

“好好好,你彆吵了。你先等等,等水涼一會兒你再進去……”

“你是要凍死我嗎?進來給我調水溫……”張梓舒想當然的吩咐。

“你冇穿衣服讓我給你調水溫,你都不覺得臉紅嗎?”

“你想什麼呢?”張梓舒終於不大吼大叫了,“我的衣服都濕了,纔會覺得冷,誰告訴你我脫衣服了?想看你就說你想看……”

喬迎雪衝著房門做出一個作嘔的表情來,但冇發出聲音,她跟張梓舒吵架也吵夠了,不想吵了。

這時候,她忽然想起浴室旁邊有缸。

就說:“浴缸旁邊有缸,缸裡邊有很多水,你把涼水舀到浴桶裡,自己調溫度。”

張梓舒就往旁邊看去,果然看到有兩缸水。

他一邊過來調溫度,一邊嘟囔:“你不會早說嗎?故意浪費時間,是根本不想讓我救你家容頡吧?”

“你閉嘴!”喬迎雪的火氣又被激了起來,“我隻以為你腦袋蠢,誰知道你眼睛也瞎,放在你跟前你都看不見,你怨誰呢?”

“小丫頭嘴巴這麼毒,人家容頡溫潤如玉,怎麼就被你這條毒蛇給拱了……”張梓舒憤憤然。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