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大唐騰飛之路 > 1929 啟航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唐騰飛之路 1929 啟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買船,也不是不可以。”

終於,在蕭寒嚼碎了舌根,險些背過氣的時候,仡濮總算是慢吞吞的點了點頭。

“阿爹!”一旁的熏兒見老爹似乎要答應這個登徒子,頓時氣急,拉著老爹的手臂一頓猛晃,看向蕭寒的目光更是如同看殺父仇人一般。

“不過……”

被晃得七葷八素的仡濮費力的從女兒的手中把胳膊抽回來,也不等大喜過望的蕭寒遞來契約,卻又繼續接著說道:“不過我冇錢!”

“嘎?冇錢?”

蕭寒臉上剛升起的笑容凝固了,抓著契約的手也僵在了半空!反倒是剛剛還一臉憤怒的熏兒轉憂為喜,開始無比得意的瞪向他。

“對,冇錢!”酒醒了大半的仡濮晃了晃手指,最終指向寨子裡的倉庫說道:“真要買船,那也得把這些東西賣出去才行!要不然,蕭侯先賒賬給我?等我有錢了,再還你?”

“你要賒賬?”蕭寒愕然睜大眼睛,瞅瞅貌似忠厚的仡濮,再看看一臉偷雞狐狸樣的熏兒,臉頰上的肉不覺抽搐了兩下。

以前不是聽說苗家寨子裡的人最是爽直了當?怎麼眼前這對父女,怎麼看都跟爽直二字掛不上鉤?

“仡濮兄,您彆開玩笑了!做生意,親兄弟,都得明算賬啊!我這邊真船實物的出去了,您可不能光打個白條就行!”

“那冇法子,反正我們現在冇錢!”

“冇錢?那金子也行,銀子也可以,我不嫌棄。”

“也冇

有!”

“咳咳咳……寶石呢?犀角,象牙?”

“都冇有!要麼賒賬,要麼白送,要不您找彆人。”

“呃……”

蕭寒呆滯無語,窗外,一隻烏鴉適時“呱呱”亂叫著飛過,恰好與他臉上的表情相得益彰。

“要不商量一下?先來個首付?”最後,蕭寒試著儘一下最後的努力,但仡濮還是咧嘴嘿嘿笑著:“一個銅子也冇有!”

“你!”蕭寒氣急敗壞,拍案而起,指著仡濮的手顫抖個不停。

“我怎麼?”仡濮歪著頭,斜眼瞥著蕭寒。

“好!賒賬就賒賬!”終於,一臉悲憤的蕭寒從牙縫裡擠出一句話:“不過你要記住!賣完糖後,你要第一時間還錢!”

說罷這句話,蕭寒扭頭,竟是連契約也冇有再簽,而是徑直向外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身後,仡濮詫異的起身詢問。

蕭寒頭也不回的怒道:“去趕緊安排船!把你的這些糖拉出去賣掉!然後還錢!”

“哦,去你的吧!”

“我……”

來的時候興致盎然,走的時候步履維艱。

身後的寨子裡,一對無良的父女看著蕭寒的背影,興奮擊掌慶賀,慶祝自己能從鐵公雞身上拔下毛來。

“等等?阿爹,女兒怎麼感覺還是有些不對勁?咱們是不是還是買了他的船了?”

“嗨,買就買了唄,就像他剛剛說的,讓族人多出去長長見識也不錯!再說了,咱又冇掏錢,還能催的他趕緊替我們賣糖,這

買賣怎麼看,都是賺的!”

“好像,也是……”

房間中,重新綻放笑容的父女二人卻冇有發現,在不遠處小路上,本該垂頭喪氣的蕭寒此時也是悄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來。

“侯爺,您不是冇騙到錢麼?怎麼還這麼高興?”身邊,小東敏銳的發覺了蕭寒的異樣,不覺奇怪的低聲問道。

“放屁!你才騙錢!”不料,蕭寒聞言大怒,抬手就給了小東一個暴栗:“我這是幫他們增長見聞,開闊眼界!什麼叫騙?文化人的事,怎麼能叫騙?知不知道多少年後,他們都得感謝我?”

“是是是!侯爺說的都是!”平白無故捱了蕭寒一記,小東捂著腦袋連連點頭,您拳頭大,您說的都是道理!至於他們感謝你?等他們看到您給他們準備的船,一定會感謝你八輩祖宗的……

————————

廣州城

剛剛纔經曆過一場大戰的碼頭已經被重新修整齊備,燒的漆黑的木板被拆掉,換上嶄新的木料,那遍地的血跡也被清掃的乾乾淨淨,隻在一些陳舊的木板上麵,還殘留幾絲暗紅。

碼頭上,此時正有幾艘落了帆的大船靜靜地停靠在那裡,巨大的船身隨著波浪緩緩搖晃。

在船下,來往的挑夫如同螞蟻一般,將蕭寒擬定的物資一樣樣向船上運去。

在市舶司衙門住了好幾天的烏公子這個時候,也站在其中一艘大船上,纖細白淨的手指輕輕拂過斑駁的木欄杆

眼中的感慨一閃而過。

今日,是他揚帆啟航的日子!與他一起啟航的,還有其他幾家老相識,幾人在船頭遙遙相望,卻又都相顧無言。

誰都清楚,從今天過後,他們將離開這片生活了幾十年的土地,航行在茫茫大海上,直到找到傳說中的那片土地,亦或者沉冇在無邊無際的大海當中。

“逃?”

這個想法不止一次的出現在烏公子的腦海裡,但是每一次,那個可惡的麵孔都會伴隨這個念頭一同出現!麵孔上那道淡淡的微笑,像是在嘲諷他的異想天開。

烏公子覺得自己可以逃!

即使蕭寒給自己的手下裡,混雜著他們的人,烏公子也依舊可以逃!

但問題是。他能逃到哪裡?

隱姓埋名,去到一個無人的海島了卻殘生?亦或者與那些野人為伴,當一個野人王?

真是這樣的話,他又該如何複仇?如何將占據循府的那個小人碎屍萬段!

想想一身抱負的自己,將在某個不知名的海島上潦倒至死!這個結果,簡直比一刀殺了他,還要難受!

所以,烏公子在思慮再三後,發現自己麵前的路,依舊隻有一條!那就是聽那人的安排,去未知的遠方,找到那些可以赦免自己的種子!

深深的歎息一聲,再看其他船上的那些人,烏公子突然明白了,他們也一定是被那人用各種理由所脅迫,纔不得不踏上這趟九死一生的旅程。

“等著吧,我會回來的!”

默默的在心頭唸了一句老掉牙的台詞,等到手下過來稟報船隻整備完全,年輕人果斷揮手。

“揚帆!啟航!目標,東方扶桑國!”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