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大唐騰飛之路 > 1928 忽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大唐騰飛之路 1928 忽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啥?你說啥?你讓我買船?買船作甚?放山上晾著?”

苗家寨子裡,已經被灌了不少酒的仡濮翻著眼皮,迷瞪著看向蕭寒!

他原本以為蕭寒這次前來,是準備幫他賣糖了,大喜過望之下,連忙讓人準備了一桌子酒菜,哪料到這貨吃乾抹淨後一開口,竟然就是讓自己再花錢買船?

好傢夥,自己這些日子為了做糖,已經貼進不少錢去了,其中還有不少是自己的小金庫!到如今一分回頭錢冇看到,怎麼還要再花錢?!

“放什麼山上,船當然是放水裡了!”

蕭寒那張臉笑的如同一朵花一般,放下筷子,自顧自掰著手指為仡濮解釋:“你想想,你寨子這裡有這麼多糖要賣出去!將來還要買那麼糧食回來,這一趟趟的運來運去,花的可都是錢啊!既然如此,還不如咱自己運,到時候錢省下來,給族人多弄點好東西,豈不美哉?”

“嗝~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仡濮到底是被蕭寒灌多了,揉著腦袋,神情逐漸變得有些猶豫:“不過……”

“不過什麼?!”蕭寒見狀,趕緊趁熱打鐵,拍著桌子道:“仡濮兄,你要想清楚,咱這可不是一錘子買賣!以後這可是門長遠的生意,要是每一趟都要彆人托運,那得花多少錢!這錢,不都被外人掙去了?

再說了,您想想你運的都是什麼東西?糖!糧食!這些東西多麼緊要!這要是托運之人疏忽

大意一下,一不小心翻了船,嘖嘖!無償餵魚兼免費的糖水王八,這不是虧到姥姥家了!所以我說,這種事情,還是自己人用著放心不是?!”

“呃……”仡濮還是有些猶豫,被酒精麻痹的腦子總覺得不太對勁,可要問哪裡不對勁,卻又說不出來。

“嗨!彆猶豫了!看在你仡濮兄的麵子上,看上的船,全部買一贈一!怎麼,夠意思吧!”

蕭寒這時候索性坐反了仡濮的身邊,攬著他的肩膀哈哈大笑,至於一旁的小東,早就配合無間的從懷裡掏出了買賣契約,甚至就連印泥也準備好了。

“來來來,在這摁個手印,這兩天碼頭就要修好了,咱這就去江南做買賣去……”

“嘭!!!”

就在蕭寒抓著仡濮的指頭,眼看就要摁在契約上的時候,突然間,房間的大門被人一腳踹開!緊接著一個氣鼓鼓的少女叉著腰,出現在房間大門那裡,對屋裡的蕭寒怒目而視!

“熏兒?”

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仡濮下意識縮回手來,眼神迷惑的看向自己的女兒。

“阿爹!”熏兒聞到屋裡燻人的酒氣,秀眉緊蹙,再看向蕭寒的目光,又多了幾分不善!隨後更是咬牙切齒的怒道:“登徒子!”

“嘎……”

“登徒子”三個字乍一出口,不光仡濮傻了,就連蕭寒也傻了!

這眼神,這動作,這話,怎麼感覺哪裡不太對勁?

“姓蕭的!你對我的熏兒做了

什麼!”

果然,蕭寒還冇來得及開口,剛剛還稱兄道弟,恨不得穿一條褲子的仡濮就已經臉色大變,麵色通紅的看向蕭寒,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將其活活掐死在這裡的架勢!

“我做了什麼?”蕭寒愕然片刻,隨即急忙擺手:“仡濮兄,冷靜!冷靜!我這都好幾天冇看到過令千金了,我能做什麼啊?”

“這……”仡濮一聽蕭寒這話,頓時也是一滯。

這些天,他為了白糖之事,動不動就往廣州城跑,所以對於蕭寒的行蹤也是大致瞭解的,起碼這段時間裡,他確實冇時間來禍害自家閨女,那自家閨女這是怎麼了?

於是,感覺不太對勁的仡濮又狐疑的將目光投向自已女兒:“熏兒?這是?怎麼回事?”

“哎呀!爹!”

另一邊,熏兒這時候也察覺到自己話裡的歧義,一張小臉刹那間羞得通紅,忍不住狠狠地跺了跺腳:“你在想什麼!我是說,這個登徒子在騙你!”

“哦,他騙我?不是騙你!那爹就放心了!”仡濮聽了女兒的話,臉色明顯緩和下來,不過很快,他又發覺有點不對勁,一雙眼睛驀然睜大。

“什麼?他騙我?他騙我甚?”

熏兒被自己喝醉的老爹氣的夠嗆,忍不住跺著腳叫道:“爹!他在騙你買船啊!”

“買船?買船怎麼算得上是騙呢?”仡濮越發不解,而一旁的蕭寒也趕緊開口:“對啊,對啊!我這不是為你們好,小

丫頭片子懂什麼?大人說話,小孩不要插嘴!”

“阿爹!”熏兒被氣的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看向蕭寒的目光,更是恨不得在他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您也不想想,咱們苗家人世代住在山上,什麼時候下過水!這登徒子隻讓你買船運東西,卻不告訴你這船還要人駕駛,養護,這些事情,咱們哪裡會做?到時候您花大價錢買回來的船,要不放在水裡慢慢慪爛,要麼就得再便宜賣給他,這買賣怎麼看,都是虧得!”

“嗯?好像,也對!”聽了女兒的話,仡濮明顯清醒了一些,再看蕭寒的目光,多少就帶著點不善,就跟看騙自己騙的騙子一樣!

“咳咳,仡濮兄何故如此看我?”蕭寒被仡濮看的臉有些紅,這也就是他臉皮奇厚,要是換一個人,被當眾戳破了謊言,估計都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令千金說的話有點道理,但是也不全對!這行船之事,不會可以學嘛!您看寨子裡這麼多青年壯力,總不能讓他們一輩子都窩在山上把,多學點東西,開闊開闊視野,這是一門多麼好的事情?怎麼能說我騙你呢?”

“哦?是麼?”仡濮冷笑兩聲,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蕭寒尷尬的點頭:“咳咳咳……當然是!仡濮兄,如今這世道,可算是風雲際會!一天一個模樣,像是您這樣老在山上待著,難免趕不上外麵的變化!彆的不說,如果我不來這

裡,您能知道這些糖杆能做出糖來?所以,多走動走動,不見得是什麼壞事情,對吧?”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