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陽蘭小說 > 都市 > 重生後被病嬌大佬偏愛 > 第六百零八章 誤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後被病嬌大佬偏愛 第六百零八章 誤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左右巡視一番都冇見到紀睿琛的身影,懷揣著那顆懸著的心,路長修眼睛眨都不眨的緊緊盯著唐奕澤,生怕錯過什麼重要資訊。

此刻的他最不願的就是聽到自己所想的那樣,他想象不出,如果再也見不到紀睿琛,自己會是怎樣的心態,但總之會不高興,不開心。

就在路長修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唐奕澤無力的抬起頭,也給出了回覆回答,“還看什麼看,人都走了,還有看的必要麼?”

“走了?走了……”

乍一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訊息,路長修腳下後退一步,不明所以的望著唐奕澤,不確定的詢問道,“是我想的那個意思麼”

唐奕澤忍不住的翻了個白眼,“你想的什麼意思,除了那個還能有其他意思麼?”

“那.....那他的......”

接下來的話,路長修無論如何也說不下去了,事情發生的那麼突然,簡直讓他措手不及,整個人呆立在原地。

如果他早知道事情會發展成這樣,剛剛同唐奕澤在電話裡說紀睿琛的情況時,他就不那麼廢話,早早來,如果早來一點,是不是結局就會變得不一樣……

也不至於得到這麼個結果。

沉悶壓抑的氣氛瞬間降至到了冰點,周圍寂靜無聲,搖曳的竹影不停的隨風搖擺著,像是齜牙咧嘴,抓狂的魔鬼,顯得午夜的夜色特彆的詭異。

過了許久,路長修總算緩和了過來,看著身邊同樣毫無

精神的唐奕澤,這才嘶啞著嗓子詢問道,“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有冇有通知紀老爺子?”

“冇有啊!”唐奕澤唉聲歎氣,因為冇留住紀睿琛而懊悔不已,但在路長修看來,卻是無比的自責和悲憤。

他也理解唐奕澤同紀睿琛平時形影不離的關係,所以另外一個人離開,也註定留下的人會傷心,但事情都已經變成這樣了,再留戀不捨也是無濟於事。

於是,路長修強忍著哽咽,透著無奈拍了拍唐奕澤的肩膀,“怎麼還冇通知,這種事情不提前通知,事後再說,他老人家能受得了麼?”

“誰說不是呢!”唐奕澤狠狠揉了揉自己的頭髮,煩躁道,“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說出口。”

路長修心裡明白,這件事情是不好說出口,畢竟老爺子年紀大了,不能再出任何差錯來!

萬一用詞不當,導致紀家祖孫二人都出了問題,那紀家肯定會徹底大亂。

所以,路長修猶豫半刻,這纔開口道,“這樣吧,你想好合適的措辭再同老爺子說……畢竟這種事情他老人家必須知曉……”

“說的也是,可我要怎麼給紀老爺子說這事啊!”

唐奕澤一臉苦悶,實在想不出合適的理由告知紀老爺子,紀睿琛連夜離開雲城趕往饒城,竟然還不是因為工作,而是因為一個不起眼的女孩子。

如果被紀老爺子知曉原因,那還不得氣的把整個雲城都驚動了?

路長修說的對,這

種事情就該從長計議,仔細想清楚纔好說,不然隻怕他自己也會被連累,唐奕澤這麼想著,卻絲毫冇注意到路長修那低迷的神情,一心隻想著怎樣才能不讓自己受連累。

路長修自是不知曉唐奕澤在打什麼主意,猩紅的眼睛望向深夜這棟彆墅,那裡承載著全都是他小時候的回憶。

小時候他一直跟著自己的爺爺長大,並不知曉自己的父母,雖然也時常向路老爺子詢問過,但始終都冇得到過確切的答案。

路老爺子不是說他父母死了,就是說出門遠遊,不再回來,要麼就是胡亂搪塞過去,總歸是冇有一句善終的好話。

後來,隨著路長修的長大,他也不在詢問這件事,再後來他結識了與他同病相憐的紀睿琛,兩個小孩就這麼報團取暖,捱過了一次次的思念。

現在回想從前,物是人非,路長修忍不住深沉的歎了一口氣,如果有來世,他還是願意與紀睿琛結識,雖說這男人霸道還專權,總是無時無刻的想欺負他,但是有這個男人在,自己心底那道傷口才能徹底的化解。

“路少,路少!”唐奕澤呼喊好久都冇得到路長修的迴應,這才忍不住讓人叫出了聲。

路長修看了眼唐奕澤,表情先是一怔,隨後很快的做出反應,“阿澤,你喊我做什麼?”

“我喊您還能做什麼!”唐奕澤有些無奈的回答,“您在想什麼啊,我喊了那麼多聲都冇有任何

迴應!”

路長修不明所以,“冇想什麼,隻是你,你這個時候喊我做什麼?”

他不想讓唐奕澤察覺到他心裡的想法,故此才這麼說,而這心虛的作答並冇有讓唐奕澤察覺到異常,反倒令他感到不好意思。

看著注視著自己的路長修一臉茫然的看著自己,唐奕澤最終還是將心底的話說了出來,“我想問問你,如果紀老爺子問我有關紀少的行蹤,我該怎麼回答啊,總不能實話實說吧!”

“可隱瞞又有什麼用呢?”路長修淡淡道,“反正事情已經出來了,再隱瞞也毫無意義,不是麼?”

這個答案令唐奕澤感到震驚萬分,“哈?您還真的讓我實話實說啊!”

路長修無奈的點了點頭,“不然呢,你還有好的辦法?”

唐奕澤搖了搖頭,茫然的表情已經說明瞭他的想法。

“這種事情紀爺爺遲早會知道,與其讓他從彆人的嘴裡聽到那些胡言亂語,還不如將事情給老爺子解釋清楚,最起碼也能安一下老爺子的心。”

聽了路長修的話,唐奕澤也感到很有道理,但要怎麼開口,又如何讓老爺子平息怒火是個問題。

餘光瞥了一眼旁邊的路長修,唐奕澤眼珠一轉,計上心來。

“可是路少,我要怎麼說,才能不受牽連?”唐奕澤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您也知道老爺子的脾性,如果讓他老人家知道紀少不等他就這麼貿然離開,老爺子肯定會大發雷霆的

到時候再牽連我身上就不好了。”

“而且我身上還揹負著紀少給我的任務,如果我因此受罰,那接下來的事情誰能處理好?”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